安西軍主將郭錫站在城上的塔樓之上由衷的發出了感慨,這一仗打下去,安西軍又有多少修行者能夠榮歸故里呢?

站在郭錫身旁的副將郭祝,慷慨的說道:「啟稟將軍,末將願率領本部七千戰修,與妖魔大軍拼個你死我活。」

無論在那方世界都沒有什麼萬無一失的陣法,所以靠着陣法死守並不是明智的選擇,把戰修拉出去真刀真槍與妖魔交戰,不讓妖魔靠近陣法半步,方是良策啊!

兵法如同弈棋之道,寧可被敵人吃掉一顆棋子,也絕對不能失去先機會。

這在兩軍對壘之際更顯得重要,如今出城尚有一絲戰機,若是等到了妖魔大軍兵臨城下的那一刻,再想要出城可就難上加難了。

面對着退無可退,避無可避的局面,郭錫最終還是下了那道他不願意下的將令,「傳令,安西軍玄甲營七千戰修出城,與妖魔前軍決一死戰!」

郭祝領命而去,城牆上的諸多主將副將看着遠去郭祝不勝唏噓,大戰將起的第一天,必然是最艱難的時候,這個時候出城無異於送死啊!

但他們都知道這個死,必須得去送,今天是郭祝明天或許就是他們了。

……

虛空法舟之上,蘇牧也發現了集結起來的妖魔大軍!

看着猶如烏雲蓋頂的妖魔大軍陣型,公孫嫣不無擔憂的說道:「蘇先生妖魔大軍勢大,我們能守住九洲結界嗎?」

她沒有經歷過軍中殺伐,但是也從留影石上見過不少,也聽宗門的長老講起過兵家殺伐之術,但是真正見到兩軍交戰與在留影石見到的場面還有有着極大的差異。

蘇牧看着底下連綿不絕的妖魔大軍,哈哈笑道:「公孫姑娘,在下久經戰陣,雖然不知道這場戰爭究竟勝負如何,但我相信安西軍在人族的修行者在九洲結界就不會受到妖魔大軍的絲毫干擾。」

「那蘇先生現在可是要下去衝殺一陣嗎?」

公孫嫣不禁懷疑這個時候的蘇牧,這些時日她也算是看清了蘇牧的真面目,說下一刻蘇牧就會下令直接衝擊妖魔大軍的中軍本陣。

蘇牧微微一愣,說道:「公孫姑娘太看得起我了,妖魔大軍五十三萬,而且陣法嚴整,我點兒人下去還不夠人家一盤兒菜吃呢!」

笑話就算是自尋死路,也不帶這樣!

他就是教祖之尊,也不會貿然衝擊妖魔大軍的本陣,除非他真的到了洪荒聖人的境界,才能在其中遊刃有餘,否則一旦被五十三萬仙境之上的妖魔困住了,就算是大羅金仙也得跪。

看着面帶笑意的公孫嫣,蘇牧說道:「我們進城,協助安西軍守城!」

此生不二 蘇牧控制着虛空法舟繞過了妖魔大軍的陣營,沖向了安西城,他相信就算有妖魔注意到了虛空法舟也不會下令攔截,虛空法舟的名頭在諸天萬界茫茫虛空之中可是十分的響亮啊!

情況也恰好如同蘇牧所預料的那樣,妖魔軍中主將眼睜睜的看着蘇牧的虛空法舟從自家陣營的右邊擦了過去。

當虛空法舟剛剛越過妖魔防線的那一剎那,妖魔本陣之中分出了六萬戰妖魔以數十萬僕從妖獸為前導,撲向了安西城。

安西城頭的守城戰修,開始用法術神通攻擊妖魔的僕從妖獸,以防止僕從妖獸接近防禦陣法。

妖魔的僕從妖獸實力低微,但是數量卻多得令人髮指,所以若不先解決掉僕從妖獸,接下來的交戰必然不利於安西軍。

戰爭從妖魔僕從妖獸進入法術神通最佳攻擊範圍的時候已經開始,最先開始攻擊的是五行神通,這種最容易掌握的法術神通,經過配合也能發揮不錯的威力,至少在對付妖魔僕從妖獸的時候是這樣。

……

……

無錯 不知道何時,李天賜已經悠悠轉醒。

他看起來模樣凄慘,然而醒過來之後,卻感覺不是很痛,完全能夠承受。這自然是之前葉寒給他處理了一下的緣故。

看到這個包房裏所有人都圍在賭桌邊,李天賜很是好奇,一瘸一拐的走近,卻發現是葉寒和青哥在對賭。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賭桌上,旁邊的人都沒注意李天賜。李天賜悄悄的看了幾分鐘,臉色就變得極其震驚。

葉寒桌前的籌碼已經有了七百多萬!

而且從他看的時候開始,葉寒一把都沒輸過!

不光是李天賜,其他人也是震驚無比。

毋庸置疑,青哥是這個場子裏玩骰子最厲害的高手,而這樣的高手,葉寒卻能輕取七百多萬,那麼,葉寒的賭術又到了一個怎樣的境界?

青哥臉色極其複雜,終於暫時停了下來,盯着葉寒說道:「朋友,原來是個高手啊,今天我可算是走眼了。」

葉寒笑眯眯的道:「好說好說。我沒什麼厲害的,只是你今天運氣不太好,遇到了我。」

青哥被噎得差點說不出話來,輸了錢不算,還被人這樣調侃。

其實呢,葉寒說的是實話,他的賭術相當一般。不過一法通,萬法皆通。

葉寒對於內勁的拿捏,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舉重若輕,大巧若拙,控制區區三粒骰子自然不在話下。

青哥完全是憑藉精湛手法和多年的功底,單說賭術,比葉寒要強得多。然而每當青哥的骰子落在桌上之時,葉寒撐在桌面上的手掌,便會立刻傳過去一道內勁。不需要多大力,只需要輕輕一碰,讓骰子翻個邊就行。

當然這樣的事情,除了葉寒自己,旁人就算擺個攝像機在這拍,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沉默了一會兒,青哥開口道:「沒錯,我今天的手氣是不太順,這樣吧,我換兩幅新骰子過來,你有沒有意見?」

葉寒無所謂的道:「行。」

青哥沖着身邊的一個小弟使了個眼色,小弟會心的點點頭,走到後面重新拿了兩幅骰子過來。

這一次,青哥似乎有些急不可耐,根本忘記了要給葉寒檢查,拿到骰子之後,就直接搖了起來,隨後打開骰盅。

三個六的豹子。

葉寒冷笑一聲,沒有說話。

他知道青哥這一副新骰子有問題。骰子裏面肯定灌了鉛,所以用同樣的內勁,已經掀翻不了那幾顆骰子。

葉寒想了想,隨手搖出了二二三點。

青哥哈哈一笑,接過葉寒推過來的三十萬籌碼,笑眯眯的道:「朋友,看來你的運氣似乎到頭了,風水輪流轉,終於輪到我了。」

葉寒同樣笑道:「這樣小打小鬧玩起來不過癮。既然青哥你的手氣來了,咱倆加註如何?一百萬一把,敢不敢來?」

青哥呵呵一笑:「有什麼不敢?」

葉寒點頭道:「那好。」

說着他便拿起骰盅,搖出三個六。

眾人心裏一驚。又特么是三個六的豹子,今天晚上不知道是多少次出現了。以前難得一見的豹子,今天還真是不值錢了。

青哥臉色有些凝重,不過這一副特製的骰子,不懂賭術的人一通瞎搖,最終也會是三個六。對於青哥而言,自然沒有任何難度。

青哥搖動骰盅,打開來。

結果出乎他意料的是,竟然是三個四!

三個鮮紅的四點,似乎是在無聲的嘲弄青哥,讓他死死死!

青哥臉色大變,飛快的看了那個小弟一眼,小弟也慌了,趕緊跑到後面檢查了一下,確定自己沒拿錯,才跑回來悄悄的在青哥耳邊說:「骰子沒錯。」

青哥不甘心的扔給葉寒一百萬籌碼,此時葉寒除去本金,已經拿回了房產證,還清了李天賜的欠賬,凈賺八百萬!

青哥再次搖起骰子,這一次搖了很久,確信是三個六無疑之後,才放下了骰盅。

然而揭開來一看,竟然是二二二!

「這不可能!」青哥失聲驚呼。

「呵呵呵。青哥你確實有點二。」葉寒輕笑道:「你今天的運氣看來真的挺差。我想我沒必要搖了,我今天最小的點也有四五六。」

青哥臉色鐵青的道:「賭場有賭場的規矩,你搖吧!」

「行。」葉寒懶洋洋的搖了要骰盅,打開來一看,二三四。

「哎喲。!」葉寒驚訝的道:「這麼小的點。不過呢,幸好還是我贏了。」

「小子,你好大膽,竟然敢出老千!」青哥猛的站起來一拍桌子,指著葉寒怒喝道。

雖然青哥沒有證據,然而葉寒搖的點就比他大那麼一點,哪有這麼巧合的事情?!除了出千,青哥想不到其他任何可能。

葉寒臉色一沉,變臉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你當我是豬,下料來套我。」葉寒冷冷的道:「你那副骰子灌了鉛,老子都沒說你。你有臉說我出老千?你們這個賭場輸不起就直說,少來污衊我!操!」

青哥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好不精彩,硬著頭皮說道:「嗎的,你說老子骰子有問題,證據呢?」

葉寒忽然跳上賭桌,一巴掌砸爛青哥桌前的一粒骰子,吹去白色粉末,桌子上那塊黑色的鉛塊是如此醒目。

葉寒蹲下身,捏起那塊鉛塊,桌子比較高,他雖然蹲著,位置卻還比坐着的青哥要高。

葉寒居高臨下的看着青哥,臉色陰沉的道:「這是我的證據,你的證據在哪裏?」

證據確鑿,青哥想賴也不行了!

短短半個小時不到,青哥就已經輸給了葉寒將近一千萬!

一千萬對於任何一個賭場而言,都不是一個小數目。青哥只是被老闆請來看場子的,說起來也是個打工的,一千萬,青哥根本承擔不起!

青哥眼神兇狠的盯着葉寒道:「你說這是鉛就是鉛?老子還想問你,是從哪弄來的這玩意兒呢!」

葉寒一把抓住青哥的衣領,冷笑道:「跟我玩賴皮是吧?」

「給我把手拿開。」青哥板着臉道。

看到這一幕,包廂里的兩個打手以及其他幾個幫閑,全部圍了上去。

李天賜的心也緊張起來。

賭場方面擺明了是要賴賬,看樣子他們打算對葉寒下手了。這麼多人,葉寒怎麼對付得了?。 魔法還在繼續詠唱着,那恐怖的魔力幾乎讓維爾喘不過氣來。看了一眼已經陷入無意識施法狀態的紅袍老人,他心中的疑惑也在不斷的提升。

(ps:無意識施法狀態——使用特殊型魔法才會有的狀態,大多存在於禁咒級。某種意義上,在結界的保護下無法受到某些「弱小」傷害。)

為什麼?

無數個問號在維爾的心頭浮現。

不過現在也不是追尋答案的時候了——

如果說猜的沒有錯的話,這個魔法已經完成了一大半了!

「伊芙!到我身後來!」

「啊?」不知道從哪個角落探出腦袋,精靈少女還是有些茫茫然。

「快!」

算了……

來不及了!

胡亂往嘴裏塞了幾片藍色的葉子,用最快的速度給自己加持了一個「風雷翼」,維爾直接換做一道殘影出現在了伊芙的身前。

「至暗的精靈啊,跳起混沌的圓舞,吞噬一切的黑暗啊,化作無盡的災炎,破開迷妄的虛界,降下最終的裁決!」橫劍於胸,維爾開始瘋狂的往逐影的劍身中注入魔力,同時,他還不忘招呼潛藏在自己影子裏的傢伙,「影子,全力防禦!」

暗炎審判。

這一招是維爾最強的殺招了。

當然,這也是維爾情急之下能想到的唯一一個辦法,只有這一招,才有可能正面擊碎這個叫萊恩的老傢伙這一可怕的一擊。而且,有了影魔這個打不死的傢伙作為二次防禦的底牌,魔力還很充足的維爾完全不擔心自己的下場。

現在,維爾唯一擔心的就是這一招使用后產生的後遺症——如果和上一次一樣用完就倒下去,那麼要是這個紅袍老傢伙還留有後手,恐怕自己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了。

或許,適當減少部分魔力的注入可以減輕後續帶來的負面影響。

反正總而言之,對於剩餘魔力量這一點,維爾還是很有自信的。

……

「……擊碎大地,焚燒天空……燃燒吧!煉獄焚焰!」

「暗炎審判!」

「轟!」

那攜著毀滅一切的兩股力量在這不大的谷口直接撞在了一起。

黑與紅的力量開始劇烈摩擦,大地震動,岩壁碎裂,整片整片的土地開始崩壞、塌陷。光芒閃爍,碰撞產生的強大風壓把地面上的塵土吹的滿世界亂飛。

「咔……咔……」

連那一處的空間都出現了些許裂紋。

「轟!!!」

在碰撞的中心猛然騰起了一個巨大的蘑菇雲,那個位置的地面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力量而深深凹陷了下去。不管是普通的植被,還是堅固的岩石,幾乎是附近所有的一切,都在碰撞產生的巨大壓力下變成了細碎的粉塵。

巨大的衝擊力迎面襲來。

雖然做了充足的防備,但是在吹飛掉影魔之後,這可怕的反作用力還是在把影魔後方的維爾給壓到了厚厚的岩壁上。

「咚!」

岩壁上留下了一個巨大的人型坑洞。

「咳咳,真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