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導,聽說你有事找我,是我哪裡演得不好?你說,我一定好好改!」她努力表現出一個積極向上的小演員的努力。

王楚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眼神里滿滿的都是可惜的意味,看的陸晚初心裡發虛。

不等她考慮發生了什麼事情,王楚就開口了:「晚初,我知道你很努力。但是你知道這部劇的投資方是池家,他現在……」

後面的話似乎很難出口,王楚根本沒有說出口,可是陸晚初怎麼會想不到?

之前池睿明親自找她,就是想她離開娛樂圈。

偏偏她不識趣的拒絕了,還給了對方一頓懟,現在他自然是會想辦法給她穿小鞋了。

離開《寒天》確實是正中下懷的事情,算不得什麼不能接受的存在。

可是池家在圈子裡的勢力很是龐大,若是真的離開了這個劇組,怕是以後都不會有什麼劇組要她了。

就在她考慮如何讓王楚收回成命的時候,謝雲澤的聲音響了起來:「什麼時候王導拍電影,都要看投資方的眼色了?誰不知道王導為了選取自己認為適合的演員,和投資方鬧翻過不止一次。」

說話間,謝雲澤慢悠悠的走過來了。

他此時是劇中的打扮,一身白衣,再加上他面如冠玉,給人一種仙氣飄飄的感覺。

落在王楚身上的眼神有一種不怒自威的味道,讓王楚的額頭上滿滿的滲出了汗珠。

關於謝雲澤和陸晚初的事情,他也是聽了不少。

所以選在陸晚初一到就單獨和她說,卻不想還是被謝雲澤堵了個正著。

他苦笑一聲:「雲澤,你就不要挖苦我了。之前我確實為了角色,和不少投資商鬧掰過。但那時候一來我年輕氣盛,二來他們是想在主角上動手腳。」

換言之,只是配角,不會影響到大局,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謝雲澤微微點頭,似乎對他的話很是滿意,只是開口之後給人的感覺就不是如此了:「所以,配角在這戲里就不重要了?那我,也沒有必要繼續留在這裡了。」

一句話讓王楚狠狠地打了個激靈。

誰不知道這部戲最大的噱頭就是有謝影帝的加盟?

還想著通過謝雲澤的號召力來一波票房,結果讓影帝衝冠一怒的拒演了?

以他的粉絲號召力,網路上不知道會有怎樣的傳言,想想都是一場苦難的開端。

王楚的臉都擰成一團了:「雲澤,你這不是逼我嗎?沒有投資商,再好的戲也沒有辦法上演啊,我們已經不可能像當年拍西遊那樣了。」

「不就是投資嘛,你看我當這個投資商怎麼樣?具體的事情,你直接找郁孤風談就可以了。」 葉九朝收起了凡人用的秘法,將自身的手臂恢復到了原樣。

稍微甩了甩胳膊,將上面的酸麻之感漸漸平復,隨後走了幾步走到了山頭的邊緣處眺望。

而隨著葉九朝居高臨下的俯視,遠處的景色也是盡數收入眼底。

此山不算很高,但是周圍卻並沒有人煙的痕迹,可想而知這方世界應該是屬於那種人丁稀少的類型。

「在安全上應該是有所保障了。」葉九朝心中分析道。

不過在後來,葉九朝到底還是發現了一些村莊的痕迹,雖然不多,但是也足夠他能夠尋找這些蹤跡找到有人煙的地方。

「按道理我是通過白師姐的氣息進入的這場夢境當中,因此我現在所處的位置應當離白師姐不遠。」

這樣的話事情就相當簡單了,葉九朝只需要找到附近的村莊稍微一詢問,就可以知曉白師姐到底身在何處。

下了山後,葉九朝腳尖一點,雖然雙腿的脈動幅度不大,但是隨著每一次邁步身軀都能前進一大截,不到一會兒,他就已經基本上看到了村莊。

那個村落中有裊裊青煙升起,看起樣子似乎還是一座不小的村莊,顯然裡面是有人居住的。

葉九朝先是一喜,當即就要邁開步子走入村中,但隨後不知道他想到了些什麼,又停下了腳步,沉吟道:

「我雖然是來喚醒白師姐的,但是這種說法根本就不能與這些村民說,何況還有夢蠱的存在,說不定哪個村民就是它的某個眼線,在遇上白師姐之前,我必須得先編織一個假身份。」

想到這裡,他身形一轉,在一個晃動后就已經躍上了一棵大樹上,藉助著樹上茂密的樹葉作為遮擋,壓低了自己的呼吸聲,悄悄的觀察著村中的一切事物。

然後在他觀察了許久后,才發現這個村落其實也沒什麼好看的,整個村裡就只有旁邊有幾畝耕田,裡面種的大部分都是綠油油的麥苗,一些空閑的地方還種了一些土豆之類的蔬菜。

在烈日下,只有幾名農夫裝扮的人扛著鋤頭在地里操勞,看其年齡,似乎都是一些年老之人。

葉九朝感覺有些奇怪,可是之後就發現,這些大部分是由泥土木頭砌成的房屋內,好像只有一些婦女兒童以及老人生活在其中,然而青壯之人卻是少之又少。

葉九朝臉上劃過一絲恍然之色,瞥了一眼一些正在晾曬獸皮的婦女,然後就繼續待在樹上不曾下來。

也許就連他都沒想到,這一呆就是整整一個白天,直到夜色漸濃的時候,才從村口的另一處方向看到,有一群人高馬大的青壯年一個個手拿鋼叉背掛弓箭,身上掛滿了野兔山雞這種小獵物,說說笑笑的進入了村莊。

村中有一些婦人眼睛尖,一眼就看到了那群人,連聲吆喝,惹得村中的幾乎所有婦人以及小孩都集聚在村口。

等到那群青壯年村民走進來的時候,全都是面帶微笑的分別迎上了自己的親人,空氣中瀰漫著一種溫馨的意味。

看著這麼一副場景,葉九朝也是有些感慨,不過接著他眼神一動,目光突然移開,死死地盯著角落的一名身穿打了好幾個補丁的衣裙,看起來不過豆蔻年華的嬌憨少女。

少女眼神有些空洞,卻又並非是因為絕望,只是因為看著眼前別人家合家歡樂的場景,讓她有些感傷。

村裡人也有一些注意到了這個少女,然後他們看著此女這副樣子,紛紛嘆氣道:

「唉!老白家這丫頭,實在是可憐,本來老白是我們村最厲害的獵人,家裡原本是不愁吃喝的,可是前幾年上山打獵時遇到了大蟲,為了掩護當時一同上山的大傢伙逃跑,他一個人迎了上去,結果大家都得救了,他卻……」

「好了,這種事莫要再說了,如果心裡還念著老白的好,往後就多為她們娘倆幫襯幫襯吧!嫂子為了將白丫頭拉扯大,也不知吃了多少苦,原先大家都還說嫂子年輕的時候還是村花來著,現在都被摧殘成什麼樣了。」

葉九朝換了一棵樹,默默的蹲在上面聽著村民的談話,心中頓時了解了白師姐現在的情況。

「情況有些不好辦啊,白師姐看樣子似乎已經陷得太深了,再加上在夢境中的遭遇也不好,我恐怕就連接近都接近不了。」

葉九朝有些愁眉苦臉,並且十分納悶為什麼自己的夢境還要讓自己過得這麼苦?

而且就目前這種情況來看,如果自己一上去就想妄圖喚醒白師姐,恐怕不僅不能達到目的,還有可能引起白師姐的警惕。

看來先只能混入村中再說了!

葉九朝又多換了幾棵樹,通過偷聽村民的對話,將這裡的一些風土人情以及地方方言都略微學了一點點,然後才身形一動,如同鬼魅般消失在了樹林深處。

第二天一早。

太陽才剛剛亮,此時已經有村民起床開始幹活了。

不過與往日不同的是,村口突然來了一名面色蒼白,衣袍破舊的青年,身子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村口后,撲通一聲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不過巧合的是,幸好有村民很早就起了床,聽到外面的響動后立刻就趕的出來,再發現倒在地上昏迷的青年後,樸素的人們馬上就將他才進了村中找郎中救治。

結果當然是救治過來了,那名青年蘇醒后,村中立刻就來了兩名老者進行盤問,畢竟這種不明不白出現在村子附近的人還是會讓人沒有安全感的。

這名青年當然就是葉九朝,只見他一臉茫然的看著面前的兩位老者,作出頭疼欲裂的樣子,只能支支吾吾說自己只是記得自己叫什麼名字,但是其他事情,比如怎麼來的,是哪裡的人,全都不知道。

可是正所謂人老成精,這兩名老者怎麼可能會被葉九朝一句話就給唬住?

所以,他們當場就叫來了郎中,讓他對葉九朝的腦袋進行檢查。

洁娴 檢查結果自然是沒有問題的,後腦勺上面的一顆大包非常明顯,就好像是被人剛剛砸出來的一樣。

「不是好像,就是我現砸的,可疼死我了!」

葉九朝心中咆哮道。 當年,太陰月桂樹曾告訴姜塵,想要讓太陽神杖蛻變成頂級的先天靈寶,就必須要讓它經過雷澤的洗禮。

姜塵記住了這句話,也一直在暗中尋找雷澤的下落。可是,自上古末期那一場聖人大戰過後,雷澤就徹底消失了,什麼線索也沒留下。

莫說是姜塵了,就是大神通者也找不到雷澤的下落。只是,姜塵卻沒有想到,最後他竟然會以這種方式找到雷澤。

「果然,給天道辦事,是少不了好處的。」心念一動,姜塵就想通了此事的緣由。

天道是知道姜塵在尋找雷澤的,故而,他將先天雷霆寶樹的碎片送給了姜塵。

若是姜塵喚醒此樹的生機,自然可憑此找到雷澤的下落。若是他無法喚醒此樹的生機,那就說明他與雷澤無緣。

這是天道給予姜塵的機緣,但能否將其抓住,還要看他自己的本事。顯然,姜塵抓住了這個機緣。

「這就是天道啊!做事一環套一環的,稍有不慎,就會錯過機緣。」

感嘆一聲,姜塵將目光放到了先天雷霆寶樹的身上。此刻,在它的根須上,又多出了幾縷造化元氣。

顯然,這是它從雷澤深處接引過來的。按照物極必反的道理,毀滅神雷的盡頭,就應該是造化神雷了。這造化元氣,應該就是先天雷霆寶樹從那裏汲取來的。

可惜,姜塵沒能到達那裏,不然的話,他也能得到不小的好處。

造化神雷的匯聚之地,完全可以稱之為造化之源,僅是在那裏吸上一口氣,就能得到不少的好處,更別說從裏面吸收造化元氣了。

這樣的機緣,姜塵竟然錯過了,真是夠令人痛心的。

不過,剛才的那一幕,也讓姜塵明白了雷澤的兇險。不說那無邊無際的毀滅神雷,僅是前面的先天五行神雷,誅魔神雷等等,姜塵就過不去。

若要強闖,必死無疑。

就是以後,他太古武道大成,實力足以比肩先天道尊,也是無法度過毀滅神雷所在的區域。

那可是連准聖,都無法穿過的地域啊!

換而言之,就是姜塵想以自己的力量,帶着太陽神杖前往雷澤深處,接受先天雷霆本源的洗禮,那顯然是不可能的,他沒這個實力。

但就這麼讓姜塵放棄,也是不可能的。要知道,太陽神杖蛻變后的等級越高,反補給他的力量也就越強。

這種關乎證道的事,姜塵豈會輕易放棄?更別說,他又不是真的沒有希望。

姜塵進入雷澤深處的希望,就在先天雷霆寶樹的身上。此樹,既然能進入雷澤深處,那它也一定能帶着姜塵進入雷澤深處。

剛剛,先天雷霆寶樹已經證明了這一點。雖然,半道上,姜塵的神念被毀滅神雷給毀滅了,但這都是小問題。

神念被先天神雷毀滅,並不是說先天雷霆寶樹不能將姜塵帶到雷澤深處,而是說,它現在的力量太弱了,還不足以在毀滅神雷的力量下保護姜塵。

要是先天雷霆寶樹成長起來,擁有了更強的力量,那它就能護著姜塵前往雷澤深處。

所以,現在問題的關鍵,不是如何前往雷澤,而是如何在短時間內,讓先天雷霆寶樹成長起來。

這個,姜塵還真沒有頭緒,所以他想了想,乾脆盤膝坐在床上,以先天八卦推演起來。這種時候,除了推算,也沒別的好辦法了。

「嗯?」

「什麼?」

半響之後,姜塵結束推演,滿臉的詫異之色。因為,卦象顯示,加速先天雷霆寶樹成長的辦法,就在他的身上。

這就怪了。他的身上,除了雷祖權柄,還有什麼與雷有關的?

姜塵想了想,發現還真有。除了雷祖權柄,他的身上,目前也就只有神族道君與雷有關了。

畢竟是雷道的先天道君,身上已經承載了幾分先天雷霆之道的力量,有了不朽的資本。

是與不是,一試便知。

沒有猶豫,姜塵心念一動,就來到了三十三天造化寶塔的頂端,神族道君烏桓就被鎮壓在那裏。

在他的身上,三百六十五道先天神雷化作鎖鏈,將他牢牢的鎖住,徹底封死了他的周身竅穴,使得他無法調動法力。

在他的頭頂,度化神光幾乎凝聚成實質,將他籠罩,使得他全身都沐浴在度化神光之下。

在他的周圍,更是有八百萬妖魔齊齊念誦度化經文,試圖將他洗腦。

但是,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烏恆神君依舊沒有被度化的跡象,甚至於,他的神智都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依舊保持着清醒。

先天道君,號稱道之君主,已經在真靈上銘刻了一縷大道印記,心智何其堅定,就是被這些妖魔度化千百年,也不會有絲毫的動搖。

「真是頑強啊!」

姜塵來到這裏看了一眼后,突然出手,一掌按下,璀璨的佛光瀰漫,與度化神光融合,使得神光的威力暴漲了數倍,朝烏桓神君壓去。

在看到烏桓神君的瞬間,姜塵眉心的先天雷霆寶樹,就瘋狂的顫動起來,並傳出一股渴望的念頭,迫切的想要將烏桓神君吞噬。

這一發現,立即就讓姜塵明白,烏桓神君確實能讓先天雷霆寶樹快速成長起來,他雖不知其中的原理,但將人徹底度化總是沒錯。

所以,他直接就出手了。

「啊啊啊……」

「你休想度化我,想讓我做你的傀儡,做夢去吧。」

看見姜塵出手,烏桓奮力的掙扎著,與其被度化,失了神智,他寧願去死。可惜,他所有的力量都被先天神雷鎮壓,一絲法力都難以調動,連自爆都無法做到。

可他的思維還在,還能運轉,如此他便不會屈服。

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烏桓神君開始觀想神族老祖傳下的雷霆觀想圖,觀想那留下遺蛻的先天神魔,以他身上的道韻鎮壓識海,祛除度化神光。

「如是我聞,一時大德大威王佛於三十三天造化寶塔當中,降服神族烏桓神君,放萬丈光芒……」

見烏桓神君反抗,姜塵眉頭一皺,施展出佛門未來星宿神通,開始自己吹自己,加強度化神光的威力,全力度化烏桓神君。

這未來星宿神通,乃是佛門無上神通之一,傳承自未來彌勒佛。可借來未來之力加持己身,對此神通的領悟越深,借來的未來力量就越強。

姜塵嘛,可以說,佛門神通他都會,但樣樣都不精通。

施展未來星宿神通借來的力量,雖然不算太強,但在佛位的加持下,倒也勉強能夠入眼。

就看到,在姜塵的度化下,烏桓神君的身上,無數雷光涌動,漸漸在他身前凝聚成一面貌奇古,身穿玄色道破,頭戴發簪的道人。

這道人甫一出現,虛空之中便有無數雷霆劈落,將姜塵的度化神光逼退。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31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31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31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31
REVIEW OVERVIEW
「好嘞。」她甜甜的一笑,表示了感謝就往王楚的方向走了過去。
「好嘞。」她甜甜的一笑,表示了感謝就往王楚的方向走了過去。 %
「好嘞。」她甜甜的一笑,表示了感謝就往王楚的方向走了過去。
「好嘞。」她甜甜的一笑,表示了感謝就往王楚的方向走了過去。 %
VIA「好嘞。」她甜甜的一笑,表示了感謝就往王楚的方向走了過去。
SOURCE「好嘞。」她甜甜的一笑,表示了感謝就往王楚的方向走了過去。
SHARE
Previous articlePaintball Gun Co2 Tank Basics
Next articleكود خصم قصر الاواني صحيح و شامل كل المنتجات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31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