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雷看見遠處有人乘風破浪而來,伸手一指,「尼奧,你快看看那是什麼?」

尼奧拿著望遠鏡一看,發現是一個有著東方人面孔的男子,在海面上如履平地,也大吃一驚。

他能夠預感到這個東方人不簡單。

就在尼奧準備下令全員進入戰鬥狀態的時候,娜塔莎從林天成身後的海面徐徐升起。

娜塔莎明白,不要說是林天成,哪怕是和林天成在一起的,那條狡猾兇殘的大白鯊,就能夠給作業船上的人造成巨大的威脅。

見林天成和娜塔莎兩人齊齊出現,尼奧以為林天成是自己人,專門在這裡接應娜塔莎的,他放下心來。

林天成知道娜塔莎不會配合自己,他也不介意,在距離作業船還有百米之遙,他高高舉起雙手,「我被你們的女人娜塔莎成功的俘虜了。」

林天成倒不是故意罵娜塔莎,但娜塔莎並不是他心目中的女神,更不是真正的神。

雷和尼奧兩人用驚異的目光看著林天成。

這,真的是被俘虜了嗎?非但沒有半點做俘虜的緊張和沮喪,而且看起來還很高興?

莫非他以為,成為娜塔莎的俘虜,會在某個時候某個地方,被娜塔莎舉起小鞭子輕輕的抽打?

這個時候,尼奧也看見了林天成是站在大白鯊脊背上的,他神情開始激動起來,「哦,上帝,我看見了什麼?尊敬的娜塔莎女神,已經能夠駕馭生性兇殘的食人鯊了嗎?」

娜塔莎步步前行,在她準備登船的時候,每一次抬腿,虛空中都會凝結成一階冰塊形成的階梯。

上船之後,娜塔莎看了眼畏縮的雷,「這片海域下面確實有一個古代村莊,不過並沒有什麼所謂的驚人發現,這位先生感興趣的話,可以雇傭作業船隻自行開採。」

雷失聲道,「這不可能!」

尼奧目光不善地看著雷,「你是在懷疑我們公司的信譽,還是在懷疑尊敬的娜塔莎女神?」

雷臉上露出幾分苦澀笑容,「我只是覺得意外,並沒有其他意思。」

林天成跟著娜塔莎進入船艙內的單間。

娜塔莎道,「林天成,據我了解,你在共和國權勢滔天,身邊美女如雲,就連共和國官方也對你青睞有加。你在共和國崛起,你覺得財團的人會相信你是真誠投靠嗎?」

林天成道,「這點就不勞你操心了。我現在就需要和你們財團的核心人物進行初步對話。」

娜塔莎道,「你以為你真的擁有和財團談判的資本嗎,我確信,你去財團的唯一下場,就是乖乖交出身上的資源,成為他們利用的工具,你不會擁有任何自由和權力。」

林天成道,「也就是說,就算我對財團投誠,到時候你已經平安無事,你不願意履行承諾,財團也不會為我出頭?」

娜塔莎嗤笑一聲,「做夢!財團最大的首腦是我乾爹,乾爹你懂嗎?」

M國有個找乾爹社交網站,其主要功能就是讓多金的成功男士可以通過出錢和女生約會。女生也可以在網站上面尋找到自己的金主。

林天成道,「既然我去財團不會對你造成任何威脅,反而你會因為是我的引薦人而立功,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極力阻止?不要告訴我你是良心發現?」

娜塔莎知道自己阻止不了林天成,幸好她還留了一手!

娜塔莎道,「林天成,你要去財團我不管。我也可以當你的引薦人,我們統一口徑,就說是在大海相遇。海底的資源我絕口不提,你我之間的衝突就當沒有發生過。」

林天成搖了搖頭,「卑鄙!」

娜塔莎沒有解釋,只要能夠保住自己,卑鄙一些又有什麼關係?

林天成問,「海底寶藏你是知道的,我怎麼確定你一定會為我保守這個秘密?萬一你偷偷告訴其他人怎麼辦?」

娜塔莎道,「放心吧,我修鍊的是精神力,你們眼中能夠提升實力的資源,對我來說什麼都不是,所以財團才會讓我來執行這次任務。」

林天成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

娜塔莎鬆了口氣,「那麼,你是選擇去財團,還是選擇帶著海底寶藏離開?」

林天成皺眉,「我覺得你的計劃有瑕疵。」

「什麼意思?」

林天成道,「我們來捋一捋,剛剛你登船的時候告訴大家,沒有什麼寶藏,這證明你們只是懷疑海底有寶藏,並不能肯定。而唯一親眼目睹海底寶藏的只有兩個人,那就是你和我。」

娜塔莎道,「有什麼問題嗎?」

林天成道,「問題很嚴重啊!你說我拿走了海底寶藏,我肯定不會承認,那麼誰來證明?」

娜塔莎倒抽一口涼氣,心裡又有些緊張起來。

林天成道,「還有另外一種可能,你說我拿走了海底寶藏,我不但不會承認,而且會說海底寶藏其實是被你拿走了,到時候你又怎麼解釋?」

「你……」

「你什麼你,趕緊連線你財團首腦,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對方達成共識。」

娜塔莎沒有辦法,幫林天成接通衛星電話。

沒多久,筆記本屏幕上面出現了一個在辦公室裡面的職業麗人,「娜塔莎。有勘察結果了?」

「把電話轉給老闆。」

「老闆正在休息。如果不是好消息,我不建議你現在打擾他。」

娜塔莎深吸了口氣,「放心吧,不要說老闆在午休,就算是在病床上躺著,如果他知道我要說的消息是什麼,他的腰間盤突出都會立即好起來。」

…… 跟唐越分手,其實就是簡單的三觀不合,根本聊不到一起去。

婚姻這東西,雖然有愛情作為一層面紗,但他的本質,卻從來都不是愛情,而是交易。

如果不能各取所需的話,那他遲早都會分崩離析!

就如同她和唐越之間,她可以容忍他婚後包養嫩模,隨便玩兒,這是她給他的自由。

但是,唐越卻並不想給她這樣的自由。

尘梦 唐越娶了她,可以得償所願。但是她嫁給唐越,卻是一樁虧本買賣。

所以他們就分手了。

事後,古靈經常想:倘若唐越答應她那個條件,可以給她自由的話,那麼或許現在,他們已經順著兩家老人的心愿,乖乖的走進了婚姻殿堂。

有時候對她而言,婚姻是束縛,也是對老人的一種安撫,卻唯獨不是她想要的。

古太太嘆了口氣,道:「反正,我覺得明星這種身份,其實挺不靠譜的。所以,我並不希望你們在一起!」

「我跟他也就是玩玩兒而已」,古靈笑著說:「媽,你放心吧,我不會隨便將自己給嫁出去的!」

這句話,她不說還好,一說,古太太又忍不住說教了:「你說你跟那樣一個男人,有什麼好玩兒的?他不過是一個吃軟飯的,圖你的錢罷了!」

「他自己有錢!」

古靈說著,抬頭看了母親古太太一眼,道:「明星都很富裕的……」

尤其是徐澤笙是當紅流量小生,在娛樂圈的位置擺在那裡,各種戲約代言和商演——哪怕是有經紀公司的抽成,可是真正到他手裡的錢,也絕對不會少。

要不然,他哪裡來的錢買壹號院的房子?

別說是全款,就連首付,都是很多普通人一輩子賺不到的。

古太太握著手裡的一根芹菜,沉默著一會兒,還是忍不住說道:「可是,也還是有許多娛樂圈的女明星,選擇了攀龍附鳳,嫁入豪門!」

很顯然,她說的就是古弘文的現任太太楊晴。

當初楊晴選擇跟古弘文在一起,可不是因為什麼狗屁的愛情,而是因為看上了古弘文的錢。

然而,他們兩個人是不一樣的。

首先,徐澤笙的當紅流量小生,很受經紀人的其中,吸金能力不容小覷。

但是楊晴就不一樣了,她當初就是個偶像練習生,唱跳不佳,除了在舞台上搔首弄姿意外,一點真本事也沒有。

這樣的水貨,當然要趁著自己還年輕的時候,把自己給嫁出去,最好還是嫁給一個富豪。

古弘文人傻錢多,就是這種拜金女的重點勾搭對象。

估計,母親是擔心她像當年的父親一樣,被一個小明星騙財騙色。

娛樂圈裡的曲曲直直,古靈也不知道要如何對母親講,只是道:「媽,我知道分寸的,您放心吧。」

「我知道你有分寸,但你畢竟是個女人,有些事情不應該太過於放縱自己!」

說完,古太太端起手裡的菜盆,朝著廚房裡走進去。

古靈看著她的背影,默默的咬著手裡的包子,不做聲了。

並不認同,但是,懶得辯解!

白天時,古靈在家裡陪著母親吃的飯,傍晚就接到了徐澤笙的電話:「晚上一起出去吃個宵夜吧!」

古太太住在古靈家,無疑破壞了徐澤笙的計劃,讓他訂好的玫瑰花都枯萎掉了。

這一整天,徐澤笙都在懊惱不已,甚至想要翻窗作案,直接衝進古靈的閨房了。

但是不行!

古太太原本就不喜歡自己,想要得到未來岳母的認同,就得表現得好一點,本分一點。

小不忍則亂大謀,徐澤笙有分寸的。

可是忍得是在辛苦,他好久沒有好好跟古靈在一起約個會了。

而且,下周他還要出過去替新片選景,又要忙起來了。所以,趁著這幾天難得的假期,徐澤笙得好好跟古靈在一起親熱親熱。

「你還要吃宵夜?」

古靈略感驚訝:「你難道不要減肥嗎?好多藝人連晚餐都不吃的,就是怕身材會走樣,你倒好,還吃宵夜,怎麼那麼沒有上進心?」

徐澤笙被她懟了一通,忍不住道:「我說過了,我要往演技派轉型,所以身材管理就沒有那麼重要了。而且,我吃得不多,主要還是像跟你一起出去,約個會,逛個街什麼的。」

古靈想到樓下坐著的母親,有些望而卻步,道:「算了,不去了。」

徐澤笙出奇的機敏,道:「是不是伯母不讓你出去?」

察言觀色,是藝人的本能。

古太太不喜歡自己,徐澤笙還是看得出來的。

而且,估計之前那個姓唐的相親對象,也是古太太給女兒介紹的。

人家為了自己女兒好,這沒什麼可指摘的,徐澤笙也不好說什麼,只是道:「伯母她——她喜歡什麼類型的女婿?」

古靈笑:「反正,她最不喜歡你這個類型的!」

徐澤笙也笑了:「真皮!」

「這是事實!」

古靈說。

至少現在,她對徐澤笙的感情,還沒有深厚到可以不顧母親感受的地步。

再說了,她現在真的有點懶,不想出門。

「出來吧」,徐澤笙說:「小靈,我有點想你了!」

古靈抿了下紅唇,心驀地一軟,卻還是道:「我真的不想出去!」

「那等我出國之前,我們一起出去玩兒一次吧」,徐澤笙試圖與她討價還價:「這麼長時間,你對我的虧欠,要還給我的!」

「再說吧!」

說完,古靈沒有理會他,將電話掛斷了。

再然後,她就把這件事情給忘到腦後去了。徐澤笙出國前夕,才給她打了電話:「古靈,你可真沒良心!」

古靈微笑:「你是第一天才知道嗎?」

「我以為你已經被我感化了呢!」

徐澤笙又說:「我明天傍晚的航班,去法國。到時候你來機場送我吧,等我回來,給你帶愛馬仕好不好?」

古靈想了想,道:「好吧!」

徐澤笙出國當天,古靈是乘坐她的房車去的機場。

明星有貴賓通道,古靈又戴著帽子和口罩,甚至還弄了個假的工作牌——這是經紀人向卓的主意!

戴上一塊假的工作牌,即便被狗仔給偷拍到,也會認為是徐澤笙的助理什麼的,而不會聯想到戀情上去。

在這方面,向卓總是想得很周到。

徐澤笙有轉型的打算,而現在恰恰在轉型的關鍵期,所以不能出岔子。

要是突然被爆出戀情來,那《策江山》這部劇,恐怕就會遇冷!

。 「不要在這裏繼續空想了,她是不會來的。」里希兒用着不爭氣的語氣道。

「還是和我一起去看看這個名為量子之海的世界吧。一直把自己關在這裏,我都快發瘋了。」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31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31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31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31
REVIEW OVERVIEW
下海是不可能有人下海的,大家只能為娜塔莎祈禱。
下海是不可能有人下海的,大家只能為娜塔莎祈禱。 %
下海是不可能有人下海的,大家只能為娜塔莎祈禱。
下海是不可能有人下海的,大家只能為娜塔莎祈禱。 %
VIA下海是不可能有人下海的,大家只能為娜塔莎祈禱。
SOURCE下海是不可能有人下海的,大家只能為娜塔莎祈禱。
SHARE
Previous articleTo Nevertheless Be Happy Inner Is Exclusive Achievement
Next articleThe Definitive Guide To Dark Humor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31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