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劍意,他想怎麼用就怎麼用。

融一?

讓八種不同風格的劍意凝聚在一起,甄行是真的不怕他自己被這些斑駁的劍意影響了心神!

不!

應該確實不會。

他既然敢這樣做就說明他有着絕對的把握,而這也代表他對這些劍意的掌控早就已經到了得心應手的程度。

相互交融,對他並不會有任何影響。

「甄行啊甄行,你是真特娘的行啊!」澹臺浦忍不住低嘆著,他認識甄行這麼久,竟是從來不知道甄行在劍道造詣上已到這種地步。

一直以來,他知道甄行劍道強。

卻——

誰能想到能強的這麼離譜。

都是一個腦袋,倆眼睛,憑什麼這小子天賦能這麼好,澹臺浦相較甄行要年長許多,可是就單一個雷系他都沒走掌控到極致。

甄行劍意領悟全了,還都融會貫通!

「不出來,領死吧!」

呼——

甄行手握劍刃瞬間劍意暴漲,然而就在他劍意凝聚到巔峰的剎那,一聲朗笑突兀地在虛空中傳來。

「閣下,真是急性子啊。」

這突兀地笑聲讓澹臺浦還有埃米爾一方的人都不由自主的蹙眉。

竟然,

真的有第三方的存在。

他們循着聲音望去,在夜幕下緩緩浮現起一個負手,枯白色的臉上堆滿周圍,碩大到放在臉上都已經有些奇怪的眼睛,頭上長著一小撮枯白色毛髮,渾身乾枯就好似是乾屍般的生物。

「羅斯!」

看到來者的瞬間,埃米爾就喊出了來者的名字。

而且,

讓埃米爾意外是,這回羅斯竟是以本體來的。

一種不好的預感莫名的在她的心頭滋生,再聯想之前甄行所說有人偷襲澹臺浦,她心中的那種預感就越發強烈。

「戰國女王。」羅斯輕輕抬了抬手以做示意,澹臺浦也緊鎖著眉頭,「埃米爾女王,你們認識?」

澹臺浦的眼中已有不善。

互相相識。

來者絕非是人族,那麼也就是魔族。

剛剛甄行感知到有人對他偷襲,埃米爾女王還信誓旦旦的說着冠冕堂皇的話,現在人被甄行逼了出來,兩人又互相認識。

「澹臺統帥,你別誤會,我雖然認識他,可他卻……」

「女王,你這是在對人族解釋么?」羅斯微微抬眉,哂笑道,「你可要記得,你代表的是我們魔族,有什麼理由像這種爬蟲族群的人解釋。不管我們做什麼,他們都只能默默的接受罷了。」

「羅斯,住口!」

埃米爾凝眸怒喝。

「住口,我現在說的難道不對么?」羅斯笑吟吟的攤開雙手,擁抱着這片虛空,「這個世界,本就是該屬於我們魔族的。這些卑微的人族,有什麼資格享受這麼一大片廣袤的地表。他們羸弱的體質,是天生做奴隸證明。唯有我們強大的魔族,才能夠統領這個世界。埃米爾,你是我們魔族中人,請你要時刻謹記着你的身份,為了魔族開疆拓土。」

「羅斯!」

埃米爾瞪着雙眼,眼眶欲裂。

她懂了!

眼前的羅斯就是故意要當着澹臺浦和甄行說這些話,從而激化雙方之間的矛盾。真是想不到,幾個時辰前她跟羅斯剛發生矛盾,現在他就在這裏下絆子。

「羅斯,你現在的行徑,只會讓我越來越厭惡魔祖。」埃米爾神色冰冷。

「真是意外,你竟然這種話也敢說出口。」羅斯臉上伴着笑容,埃米爾卻是沒有再理睬他,一臉正色的看着澹臺浦道,「澹臺統帥,我可以跟您保證,此事跟我沒有任何關係。眼前的這個魔族,也非我王國之人,雖然我是認識他,但我們其實也是形同水火。」

「是嘛?」

「請您相信。」

「埃米爾女王。」澹臺浦的目光也變得壓抑了許多,他看着埃米爾輕聲開口,「在您剛出現時,我是相信您的。在您剛剛義正言辭的反駁甄行時,我也是相信您的。現在,您的同胞站在這裏,您還讓我相信您。我,是個人族!」

「統帥——」

「好了,女王大人!」羅斯抬了抬手,「跟這些人族有什麼好解釋的,他們都不相信你。說到底,咱們才是同族。」

「喂,你們說夠了沒啊?」

就在這時,虛空中的甄行側目低呼了一聲。

「呀,差點將閣下給忘記了。」聽到呼聲的羅斯趕忙露出笑容,「感謝你剛剛及時收手,但我還是有句話想說,閣下的性格太急躁了。半分鐘,這時間確實是稍微有點短,不是么?」

「蛤?!」

不想,甄行卻是一臉困惑的抬眉。

「收手,你在講什麼?」旋即,甄行眼中就涌動着笑意,開口道,「我,可沒有收手喔!」

轟——

劍氣,劃破長空!

。 「不着急,結果馬上就出來了,我們等等。」

安宜搖頭。

习惯性落泪 她不喜歡干涉其他事情,管住自己的事情不就好了,為什麼要對別人的生活指手畫腳呢?

「好。」

趙勤豐笑着應答,對舞台上的這個結果,也不是很意外。

魏舒雲……完成了逆轉。

等到這個結果出來的時候,必然是閃耀巨星的一個名場面。

現場也開始宣佈結果。

李白鴿看着手機的結果,很莊重的先宣佈了離開的五人。

「風雨流年經轉,閃耀巨星這個舞台,只是你們人生中的一部分,經過這裏,奔赴自己的夢想旅途,感謝五位選手為我們帶來的精彩演出,你們來過,風知道,雲知道,每一個看過舞台的人都知道,掌聲歡送你們。」

李白鴿是個有些感性的人,雖然這是工作,卻一起相處了這麼久,他心裏有些傷感。

這些被淘汰的選手,大多都是曇花一現,娛樂圈是個很現實的地方。

幾位選手也都很傷感的離開,李白鴿迅速恢復狀態。

「好了,送走幾位選手的同時,我們也要關注一下在本場比賽中表現優異的選手。」

其他三位選手知名度一般,李白鴿很快就公佈了前五名中的后三名。

「接下來,就是我們的冠軍和季軍,剩下的兩位選手,司暖選手發揮穩定,從第一次初選,就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每一次競演時,都穩居首位,她是否會延續傳奇。」

「還有一位,是魏舒雲選手,我們都知道,魏舒雲選手的努力,還曾經上了熱搜,明明而已靠着美貌吃飯,卻偏偏選擇了努力。」

所有人都知道,魏舒雲是可以靠着出身,一生無虞,但他卻選擇了進入娛樂圈,還這麼拼……

監控室。

趙勤豐看着李白鴿在吊胃口,很是殷勤的問道。

「安小姐,結果我這裏也有一份,你要看看嘛?」

他也很尷尬,這兩位也不是話多的人,他在這裏,顯得有些多餘啊。

安宜搖頭。

誰第一誰第二有那麼重要嗎?

趙勤豐:「好吧。安小姐果然與眾不同。」

他還以為是安小姐拉着太子爺來看決賽的,還以為她對最終結局很感興趣,沒想到這麼淡定。

他感受到安宜和他沒那麼多話,也就沒再生硬的找話題。

安宜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她打了個哈切。

踢了一腳駱秋霽,對方很自然的把手機遞給她。

安宜拿着手機出去打電話了。

趙勤豐喝了口水冷靜冷靜。

太子爺居然對安小姐這麼好,他之前聽說過一個消息,不樂意出席宴會的太子爺曾經舉辦一個宴會。

宴會的要點只有一個,把他的女朋友介紹給圈子裏能接觸到的人。

愛憐之情,足可見得。

可見太子爺

#

李白鴿看着手機的結果,很莊重的先宣佈了離開的五人。

李白鴿是個有些感性的人,雖然這是工作,卻一起相處了這麼久,他心裏有些傷感。

這些被淘汰的選手,大多都是曇花一現,娛樂圈是個很現實的地方。

幾位選手也都很傷感的離開,李白鴿迅速恢復狀態。

「好了,送走幾位選手的同時,我們也要關注一下在本場比賽中表現優異的選手。」

其他三位選手知名度一般,李白鴿很快就公佈了前五名中的后三名。

「接下來,就是我們的冠軍和季軍,剩下的兩位選手,司暖選手發揮穩定,從第一次初選,就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每一次競演時,都穩居首位,她是否會延續傳奇。」

「還有一位,是魏舒雲選手,我們都知道,魏舒雲選手的努力,還曾經上了熱搜,明明而已靠着美貌吃飯,卻偏偏選擇了努力。」

所有人都知道,魏舒雲是可以靠着出身,一生無虞,但他卻選擇了進入娛樂圈,還這麼拼……

監控室。

趙勤豐看着李白鴿在吊胃口,很是殷勤的問道。

「安小姐,結果我這裏也有一份,你要看看嘛?」

他也很尷尬,這兩位也不是話多的人,他在這裏,顯得有些多餘啊。

安宜搖頭。

誰第一誰第二有那麼重要嗎?

「不着急,結果馬上就出來了,我們等等。」

安宜搖頭。

她不喜歡干涉其他事情,管住自己的事情不就好了,為什麼要對別人的生活指手畫腳呢?

「好。」

趙勤豐笑着應答,對舞台上的這個結果,也不是很意外。

魏舒雲……完成了逆轉。

等到這個結果出來的時候,必然是閃耀巨星的一個名場面。

現場也開始宣佈結果。

李白鴿看着手機的結果,很莊重的先宣佈了離開的五人。

「風雨流年經轉,閃耀巨星這個舞台,只是你們人生中的一部分,經過這裏,奔赴自己的夢想旅途,感謝五位選手為我們帶來的精彩演出,你們來過,風知道,雲知道,每一個看過舞台的人都知道,掌聲歡送你們。」

李白鴿是個有些感性的人,雖然這是工作,卻一起相處了這麼久,他心裏有些傷感。

這些被淘汰的選手,大多都是曇花一現,娛樂圈是個很現實的地方。

幾位選手也都很傷感的離開,李白鴿迅速恢復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