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螺使出力氣似乎是要掙脫美景和良辰二人的束縛,玉露囑咐二人道:「摁住了,別讓她動!」

她二人聽了此人手上更加用力,將碧螺的臉都摁在了地上,臉色因為用力過度而漲得通紅,直至動彈不得。

碧螺見掙脫不過,之前一直沒開口的她此時艱難地開口說道:「六小姐,你不就是想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做嗎?」

玉露搖了搖頭,可見人還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剛剛還想著掙脫,此時卻只能乖乖交代了,她正待出言,只聽得外面腳步紛紜,想必是大夫人來了。

她忙起身迎接,到了院子里,卻只見三夫人帶著幾個侍女過來了,玉露見狀一面將三夫人擋在院中,一面朝小蛾使了個眼色。

小蛾便奔回屋子將碧螺的嘴堵了個嚴嚴實實。

玉露福了福身:「三夫人這麼晚怎麼過來了?」

三夫人在只著素衣,首飾一概未戴,更顯出清雅之姿,玉露心想,鎮北侯還真是有福氣,但是這原主好慘,全府上好像除了鎮北侯和大夫人以及她的幾個哥哥外,沒人待見她。

三夫人也回了一禮,往屋內望了望,卻被擋了個嚴嚴實實,只好回道:「聽聞府上新來了一位醫師,今晚上這邊動靜有些大,我擔心六小姐有什麼事情,便過來看看。」

玉露心想,你院子里的人來這下毒,你不至於一無所知吧,也好,一會兒等大夫人來了,待那碧螺交待清楚,看你怎麼把自己擇乾淨!

於是她說道:「三夫人多慮了,不過是沈醫師的東西落在院子里了,我叫人來幫忙找找罷了,哪裡有什麼事情呢,這更深露重的,快回去歇著吧!」

要是三夫人在這兒,那碧螺哪兒能說實話,玉露思及此打定了主意要將她趕走。

誰知這三夫人也不是盞省油的燈,:「沈醫師丟了何物?我帶了這些人手來,人多力量大,也好幫著找找,早點找到大家也可以早點休息嘛!」

說完朝一旁的婆子使了個眼色,就往屋子裡走,玉露忙伸手攔住:「三夫人這麼做是不是不太妥當呢?」

兩廂僵持之時,大夫人到了,她聽樂事彙報了此事之後便緊張地趕過來,一路上又聽樂事說了了七七八八,見了三夫人自然也是沒個好臉色。

見大夫人來了,眾人紛紛行禮,玉露更是走上前去一把攬住了她的手臂,大夫人關切地問道:「玉兒,你沒事吧?」

玉露搖了搖頭:「沒事了,母親,您放心吧!」

大夫人將信將疑:「不行,還是得請個大夫給你好好看看。」

說罷就要吩咐人去請了太醫來。

玉露急忙攔住:「母親,這府上有一位神醫呢,況且眼下查出來是誰在幕後主使要緊。」

正說話之時,剛剛三夫人旁的婆子從屋內傳出話來:「三夫人,碧螺在這兒呢!」

劉媽媽見那婆子如此不守規矩便怒喝道:「大膽刁奴,侯爺夫人在說話呢,也容你插嘴?」

那婆子便噤了聲。

大夫人見狀將三夫人挖了一眼,心想,平日任你如何,自己也不曾插手,只是若把手伸到玉兒這裡,就一定饒不了你!

想罷一甩袖子轉身走進屋子,三夫人自然也跟著進來了,接著玉露請大夫人上座,又讓美景將抓到此人的過程細細道來。

美景便將她們是如何在樑上潛伏,接著見到此人偷偷摸摸靠近沈醫師,又是如何將她拿下細細說了來。

小蛾又將搜查所得與沈醫師布包里的硃砂捧到大夫人面前,看罷大夫人將紙包放在桌子上,大夫人心下已經明了,這是有人想置玉兒於死地!

大夫人聽罷哼了一聲:「沒想到這府里人才多得很,碧螺居然還會飛檐走壁。」

說罷看了看一旁的三夫人:「碧螺是你屋子裡的吧?三夫人?」

三夫人一驚,連忙跪在了大夫人跟前:「大夫人明鑒,碧螺雖是我屋子裡的,但我卻並不知道她身懷武藝。」

同三夫人一同前來的人見狀也紛紛跪下,三夫人的貼身侍女連翠更是跪行到碧螺跟前,晃動著碧螺:「你快說呀,是誰指使你的。」

突然,只見碧螺嘴裡閃出一亮光,原來是她叨下了連翠的簪子,朝玉露甩了過去…… 投彈訓練以後,接著是軍姿定型!

川軍也搞崗哨立定訓練,楚天舒一直覺得警衛營的崗哨訓練,是六十六師的模板,可是這孫子,哪裡想出來的這麼多花招!

要求太高了,全身肌肉緊繃,一次就是半個小時,眼睛都不許眨!

站得這幫大頭兵,怨聲載道!

不過皮鞭的威脅下,倒是敢怒不敢言!

楚天舒有點看不明白!

跑過來問周小山!

「警衛營,畢竟是師座的門面,當兵的坐有坐相,站有站相,看起來也精神一些!」

「這倒是,警衛營確實是全師的門臉!」

這話撓到了楚天舒的痒痒,他自認為,警衛營的訓練在全師不說第一,也是第一流的!

「對了,你那個羅亮,馮明亮給我怎麼樣?」

卧槽,這就開始打劫了,我辛苦大半天,終於發現兩三個兵王苗子,你就這樣搶我的?

周小山目瞪口呆的把楚天舒望著!

「營部有個直屬警衛排,長期要跟在司令身邊,裡面那些個大頭兵,太笨了!」

官大一級壓死人,長官是不能隨便拒絕的!

「我的營座,你不要我們三連啦?」

楚天舒看著目瞪口呆的周小山,啞然失笑,他也只是見獵心喜,這小子忙乎半天,自己把鍋給他端了,是說不過去!

「犯不著三連這個自己碗里搶人,長官有需要用人的地方,兄弟我絕沒二話,我記得,幾個旅長說過支援我們警衛營的話,給秦副參座弄個報告,讓三個旅,每個旅挑兩個連隊過來,讓我們按照考核標準過一次?」

「過一次?把射擊,投彈,刺殺,偵查的高手都留下來?」

楚天舒眼睛發亮,笑的意味深長!

這主意可以啊,在三連調人,對於警衛營來說,是左褲兜揣進右褲兜,從三個旅掐幾個冒尖的士兵就不一樣了,是鍋里一勺子弄到碗里來!

「明天你繼續,把你的偵查考核和拼刺考核,土工作業考核,一起弄了,我去找秦參謀長!」

「明天不行,差不多,明天英國人該到了,怕是大帥也會跟著來!」

楚天舒一拍自己腦袋,乾脆拉著周小山回到了二連駐守的連部了!

這小子交上來的訓練大綱,自己好多沒看很多地方不明白,本來想仔細問問他!

誰知道剛到連部,一連執勤的哨兵回報,有人送泥鰍黃鱔來了!

這是個生態環境好的令人髮指的年代!

什麼化肥,農藥,統統不存在的!

田裡隨處可見泥鰍黃鱔!

農民都難得捉他們,甚至用來養鴨子,

餓和鴨子根本就不給喂飼料,每天趕進田裡就好了!

佔了最大便宜的是永州隨處可見的白鷺,吃的毛光水滑,不管冬天還是夏天都賴著不走!

泥鰍黃鱔這東西居然可以賣錢!

附近四個村子都發動起來了!

在家的男女老少都下田,去小溪。

兩個小時就送來了兩筐鱔魚,三筐泥鰍!

人家還專門挑了個大的送來,怕個小了當兵的不收!

二連才付了五十個銅板,跟特么買辣椒,買生薑和作料的錢差不多!

警衛營長和幾個連排長都是帶兵的人!

心裡扒拉著價格,這樣買來吃,就算是找周小山的說法,很費菜油,算下來比開個翹葷還便宜!

六十六師的士兵,每個月可以領導一個大洋的軍餉!

伙食每天大米飯管飽,兩天一次丁點豬肉做點綴的翹葷還是可以辦到的!

看著這小子讓人幫忙把泥鰍黃鱔抬回了連部!

幾個人將信將疑的看著五大籃筐的東西,恨不得這小子馬上做出來!

看著就噁心,能不能吃?

士兵願不願意吃!

野性战友 有沒有營養!

總的嘗嘗才知道!

周小山有傷,讓他做不現實!

最多也就是動動嘴,盯著廚子做!

三連火頭兵都在對岸跟著實彈訓練,要知道川軍打靶時候不多,火頭兵也想過過放槍的癮,楚天舒乾脆把一連炊事班和營部的小灶火頭兵一起調了過來!

殺魚,去鱔魚骨頭,十幾個人弄了一個多小時,總算是下鍋了!

好香啊!

好好吃的樣子!

大油,大辣椒,紅燒紅湯,還這麼多生薑,花椒和其他作料,這樣子做起來,好有食慾的樣子,一點都不覺得腥!

可是幾個火頭兵眼睛都瞪大了,哪有這樣糟蹋菜油和作料的,這麼多姜酸,辣椒,還有澱粉,糖,伺候著這下個蝦米玩意!

這不是糟蹋好東西嗎!

軍令如山,不管願不願意,總的做出來!

油炸泥鰍,蔥燒鱔段,盤龍黃鱔,麻辣泥鰍!

在廚房剛出鍋,就讓一幫軍官饞的流出了口水!

周小山連忙拿了一個碗和筷子,遞給楚營長,讓他品鑒!

雖然周小山一直是動嘴,可是幾個廚子在周小山的吩咐下,手藝是翻天覆地的變化,點石成金也不為過!

楚天舒恨不得把筷子合著鱔魚泥鰍一起吃了!

幾個軍官廚房偷嘴就吃了個半飽!

不僅警衛營一幫尉官們讚不絕口,連訓練回來的二連也吃的狼吞虎咽!

連盤子里的湯汁都用飯合著下了肚子!

幾乎都是扶著肚子離開的餐廳!

老鄉們送來泥鰍黃鱔太多了!

全營所有尉官加上三連官兵,還有軍械處,軍需處的書記官們,在二連地盤上狠狠的一頓猛吃,才吃了伙夫們準備的一半!

鍋里出來的菜,太愛人了,都裝在幾個木桶裡面,用蓋子蓋住,反正冬天也不會壞!

一連長,二連長為了打包帶走,差點桌子上打了起來!

搞事情啊!

周小山很不爽!

這東西是三連花錢買的,你們不能跟蘇聯人和東洋人一樣,搶了中國人東西還跑中國地盤上打仗!

自己已經幫他們跟老鄉定了明天的泥鰍黃鱔,你們的伙夫又不是不會做!

兩位連長還準備抗議!

「晚上的玄龍門陣大會,你們帶不帶人參加?吃我們三連,喝我們三連,怎麼著,還想打劫我們菜,真當我是新兵好欺負啊!以後你們兩個不怕進了三連地盤,我的士兵在頭上給你們套麻袋!」

楚天舒看著兩個連長,低眉順眼的思考,差點笑出聲了!

周小山這混蛋,看不出來,年齡不大,心眼不少!

才到一天,警衛營的地皮就沒踩熟,就進入角色了!

又是一個只許進不許出的混賬連長!

這小子下午還偷偷的畫了個捕魚的地龍樣式,讓人找篾匠連夜編織!

城裡的老款式地龍也被買回來了,把鱔魚和泥鰍的內臟扔進去,丟到駐地邊上的龍溪裡面,明天也許還會有魚吃!

別以為這些事情,讓陳虎這個混蛋排長和軍需處幾個書記官偷偷去做了!

就能瞞得過楚大營長,他一看這小子讓人搶著去倒泥鰍內臟,鱔魚骨頭時候就知道了!

。 首都中午吃飯這個點並不算高峰期,不過也花了將近一個小時,一行人才來到通州,達到了華伯溫所說的那個商業地產。

一下車,羅子軒伸著懶腰對李方說道:「方子,要我說你把車換了吧,也買一輛豐田阿爾法,這車坐起來實在是太舒服了。等你以後孩子出來了,車子空間也大。」

李方點點頭說道:「恩,的確可以考慮買一輛,坐在裡面的確挺好的。1個多小時坐下來,也沒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249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249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42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42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42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42
REVIEW OVERVIEW
她點了點頭:「很好,待我母親來時,你將剛才所說分毫不差講與她聽。」
她點了點頭:「很好,待我母親來時,你將剛才所說分毫不差講與她聽。」
她點了點頭:「很好,待我母親來時,你將剛才所說分毫不差講與她聽。」
她點了點頭:「很好,待我母親來時,你將剛才所說分毫不差講與她聽。」
VIA她點了點頭:「很好,待我母親來時,你將剛才所說分毫不差講與她聽。」
SOURCE她點了點頭:「很好,待我母親來時,你將剛才所說分毫不差講與她聽。」
SHARE
Previous articleThere’s a brand-new jailbreak for countless apples iphone, and Apple can’t patch it
Next articleJailbreaking describes privilege rise on an Apple gadget to eliminate software program restrictions imposed by Apple on iOS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42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