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以來,這座坤盧山,從未有過這樣的先例。

然而,在一陣劇烈震動之後,坤盧山卻開始漸漸安靜的下來。最終,徹底趨於平靜。

「看來,不達仙位,確實無法掙脫此山的束縛啊!」

直到坤盧山徹底平靜之後,離景原才終於長出了一口氣。他最擔心的,便是這座坤盧山都無法鎮壓兩人。一旦兩人脫困,那個最壞的情況,就會出現。身為大離皇帝,他必須做出選擇,在此地斬殺兩人。

不過好在,這個最壞的結果,到底還是沒有出現。

在這陣劇烈震動停止以後,遠方,有個人影極速飛來。

是洛飛飛。

「從今天開始,你親自坐鎮坤盧山這邊,徹底封鎖此地。我會再請來幾位純陽,以及足夠數量的戰部,一起鎮守此地。」

「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們兩個,雖然已經被鎮壓於此,但恐怕依然還有和外界聯繫的可能。再說,這兩人被鎮壓了,不管是冰雪神殿還是天玄宗,都不可能坐視不理,一定會派高手前來救援。在這坤盧山之內,他們出不來。可是這兩家聖地宗門,到底還掌有什麼手段,能否從外面解救他們,我也說不好。」

「必須徹底封死坤盧山,絕不能讓天玄宗和冰雪神殿的人,踏足坤盧山半步!」

「相信我,我有不得不這樣做的苦衷!將他們鎮壓於此,是最好的結果。」

洛飛飛看着眼前這個男人,忽然覺得有些陌生。

因為她忽然發現,即便是她,此刻也不知道離景原到底在想什麼。

但她知道,這件事發生之後,不管是當世還是後世,離景原背信棄義的名聲,恐怕無非摘去。

如果離景原真的是只為了一個證道之機,將兩人滅殺於此,是最好的選擇。但是,離景原如今依然選擇了鎮壓,並沒有傷了兩人的性命。

所以洛飛飛堅信,離景原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

但既然有苦衷,為何不說呢?

就算不能和其他人說,為何連自己也不能說呢?

離景原最後回望了一眼這座雄偉的坤盧山,什麼也沒有說,只是肅然離開。

「給我百年,我一定能解決所有事情。」

……

坤盧山上的事情,雖然極為隱秘,但消息還是很快傳了出去。

就像離景原猜測的一樣,就算已經被徹底鎮壓,衛易和樂桓兩人,仍是有和外界聯繫的能力。天玄宗這邊,在衛易離開之前,曾以替身果留下了一尊化身。玉州界主府那邊,樂桓同樣煉化了一座信仰化身,與之心意相通。

之前兩人留下各自化身,只是為了在各自不在的時候,坐鎮各自的勢力。

但如今,卻成了兩人傳遞消息的通道。

數日之內,有關坤盧山那邊的變化,就傳遍了各大勢力。對此,不管是天玄宗還是北方四界,都沒有任何隱瞞。

一場席捲天下的風暴,由此而始。

。 彭嚴州皺眉,他真心不想惹麻煩,可是現在麻煩卻總是找他。

他身邊的陳剛卻要維護自家團長,說:「這位小姐,你怎麼能夠這樣說話?你們總得有個先來後到吧,他們先到的,我家包間確實是只有一間了,已經給他們了。」

爆炸頭怒道:「姐姐我上館子,只坐包間,不和這些沒素質的泥腿子鄉下人一起坐。」

和她一起的另一個塗着紫紅色的口紅的年輕女人,拉住爆炸頭幫腔說:「就是,你們沒聞到他們身上牛糞的味道嗎?臭死了,他們坐在一起怎麼吃得下去。」

「孫麗妮,你說的對,這些人身上都有豬屎粑粑的味道,照我說他們就不該進來。」爆炸頭對身旁的女伴道。

真的是越說越不像話了,彭若若和公孫萬水的臉色都沉了下來,她們都不是故意惹事的人,就只是想找個包間,安安靜靜的吃頓飯而已,這些人都不讓他們安寧。

彭若若上前一步,被彭嚴州攔住。

怕鬧事的彭老爺子卻拉了拉老伴,對她說:「咱們不坐包間吧,就在一樓,挺好的,敝亮。」

柳玉純瞪着他,不想吱聲,半晌才說:「咱聽若若的,你別管。」心裏卻想的是,憑啥要讓,她們是鄉下人怎麼了,不偷又不搶,自己的勞動吃飯,領袖都說過,勞動人民最光榮。

大概見他們半天沒有說話,估摸着他們是被嚇住了,爆炸頭和她的女伴孫麗妮更加囂張。

孫麗妮伸手點到彭嚴州的胸口,咧著嘴笑着說:「哎呀,小哥哥你長得挺好看的,要不你來陪姐姐喝杯酒,姐姐帶你一塊進包間,把姐姐陪高興了,姐姐還免你的單,怎麼樣?」

看着孫麗妮,彭若若吞了吞口水,知道自家小叔叔的脾氣不好,更不喜歡不認識的女人碰她,尤其討厭這一種類型的,惹上不該惹的人,這個女人真的是找死,這種女人都不需要他出手,她家小叔叔,都可以輕鬆料理掉。

陳剛也白著一張臉站在旁邊,驚恐的看着自家的團長,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敢拿手指頭戳自家團長的胸脯,以前在部隊,可沒有哪一個女兵敢這樣戳他家團長的胸脯,特么的,還敢讓他家團長陪着喝酒,這是不要命了吧?

果然,在聽了爆炸頭和孫麗妮的話后,彭嚴州周身的氣勢更冷了,目光如刀,看着孫麗妮的手指頭說:「你再給我戳一下試試。」

陰冷的目光,如同冰刃,直逼孫麗妮,嚇得她一個哆嗦,塗得跟鬼畫符一樣的臉更加白了,往後倒退了兩步,又覺得被這樣一個男人嚇住沒面子,又朝前走了兩步,瞪着他,強撐著問:「看什麼看,沒看過?這麼漂亮的美女呀?」

「嗤!啊哈哈…」一把將彭嚴州拉到自己身後,彭若若故意哈哈大笑出聲,說:「我今天算是長見識了,原來帝都的女孩子都要化成這個樣子,跟個妖怪一樣,才算得上是美女呀!」

孫麗妮氣紅了臉,指着她說:「你,你個鄉下丫頭,你說誰是妖怪?」

彭若若挑眉說:「誰接我就說誰。」

「你,你,你…」孫麗妮氣結拉身邊的爆炸頭和年輕男人說:「石薔薇,吳鋒,程海,你們都是死人啊,都不幫我。」

剛才那個村姑都說了,誰接就是說誰的,他們不是不幫孫麗妮,這會若是幫了,豈不是都承認自己是妖怪了。

。 「委屈先生了。」

深邃幽密的天牢之內,紫薇王朝宰相星烈親自釋放被羈押的漢帝國使者李淳風。

「我受的這些委屈不算什麼。」

「只是苦了紫薇王朝的百姓啊!」

仙姿綽約的李淳風緩緩自牢獄中挺直身軀,面容之上掛着意味深長的神色。

「唉!」

「萬望先生能不計前嫌。」

「你我兩國乃翁婿之國,雖有小隙,但親情骨血仍在啊!」

星烈是真的想和大漢帝國搞好關係的。

首先,大漢帝國足夠強,且目前其對北方沒有擴張野心,(大漢帝國的主要擴張方向還是在南斗星系),又與紫薇王朝是翁婿之國,有親情作為紐帶,實在是上佳的盟友之選啊。

星無極糊塗,目光短淺,但星烈可不糊塗,這個老傢伙堪稱是老狐狸一般的存在。

「我歸國之後,會儘力勸陛下與貴國和解的。」

「如此,那就多謝先生了!」

星烈鄭重其事的向李淳風行禮致謝。

…………

「六十萬降卒一朝被坑殺殆盡!」

「塔圖因星被漢帝國神秘武器摧毀,其上生靈無一存活。」

將以上這些內容盡收眼底過後,紫薇王朝的征南大將軍星隕臉色劇變,道:「這……這竟然是真的。」

「漢帝國手中竟然真的有那麼恐怖的武器。」

他緩緩放下手中密報,面容之上儘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女扮男裝隨軍出征的紫薇王朝十三公主星煙此刻已經恢復了平常的裝扮。

她身姿嫵媚,但此刻那俊俏的面容之上寫滿了濃重至極的憂慮。

「父皇已經命我等停止進軍,且不可向漢帝國軍隊做出任何挑釁行為。」

「也就是說,父皇已經對能奪回太南星一事絕望了。」

「還有,父皇打算讓我再度出使漢帝國,並與漢帝國達成和平盟約。」

話至此處,星煙面容神色微微有些發苦。

通過戰爭都取得不了的東西,想要在和平的談判中取得,談何容易。

另外,紫薇王朝前些時日公然扣押漢帝國使者,並對漢帝國宣戰的行為,可以說是已經把漢帝國得罪死了。

想要在這種情況下,與漢帝國締結和平盟約。

嘖嘖,這並不比擊破漢帝國的北庭都護府容易多少。

「殿下,接下來的事,只能靠你了。」

「無論多屈辱,您都得忍受住。」

「我們不能再有任何一顆星球被漢帝國抹去摧毀了。」

「並且,我們的西面最近也不大太平。」

紫薇王朝的征南大將軍星隕神色難看的艱澀出聲。

出征之時,他有多驕傲,多自信,那他現在就有多屈辱和無奈。

「我,我會的!」

星煙緊緊的抿著嘴唇,她覺得自己此刻肩膀上的擔子異常沉重。

她一身將系兩個國度,萬千民眾的生死榮辱。

………………

「恭迎使者歸國!」

「我部七百二十名禁軍騎士將全程護送使者進入長安!」

神色嚴肅的禁軍校尉向剛剛被遠徵兵團星際戰艦護送至本土的李淳風行禮。

七百二十名著威嚴盔甲,持鏈鋸大劍,打赤紅色龍旗的禁軍神行騎士靜默的矗立於李淳風身前。

拥我入怀 他們是漢帝國皇室的外在臉面。

「多謝校尉。」

著純白色道袍的李淳風平靜出聲。

隨後,他被「護送著」向漢帝國的核心長安行進。

實際上,以李淳風現在的實力,他足以在呼吸間將這七百二十名神行騎士送入冥府。

這所謂的護送,其是更多的是榮耀。

李淳風一路上走來受到了不少漢帝國國民熱情的稱頌和讚美。

有狂熱者更是瘋狂的往他的馬上塞各種特產,吃食,甚至是金銀靈石。

在如今的漢帝國統治核心,即本土之內,里民眾的愛國情懷異常高漲。

在漢帝國普通民眾的眼裏,李淳風是一個不畏異族君主強權威逼的英雄。

實際上,李淳風也確實擔得上英雄這一稱呼。

他沒有辱沒自己的使命,更沒有做出絲毫有損漢帝國國威的事情。

…………

入夜。

勤政殿內。

身披玄色龍袍的劉襄一臉關懷之色的出聲道:「李卿,此行你確實是受苦了。」

「你放心,朕會為你討回公道的。」

「賴陛下天威,異族並沒有敢苛待於臣。」

李淳風所說的也是實話。

他滿打滿算就被紫薇王朝羈押了不滿兩日的功夫,紫薇王朝就算有心想要虐待於他,都沒有那個時間。

「如此就好!」

「如此就好!」

似是長出了一口氣的劉襄用陰沉無比的語氣出聲道:「這件事,絕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紫薇王朝既然敢扣我帝國使者,那它就得做好被我帝國全力報復的準備。」

劉襄從來都不是一個寬宏大量的君主。

他信奉的是公羊儒那種九世之讎猶可復的極端理論。

「陛下,微臣覺得目前我大漢帝國着實是沒有必要與紫薇王朝結下不共戴天的仇恨的。」

「現在的局勢對我大漢帝國是最有利的。」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