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着越來越近的手機鈴聲,為了不被兇手發現,彩子屏住呼吸,祈求兇手對這裏的環境並不熟悉。

然而,,手機鈴聲離門口越來越近。

Reset清零 越來越近。

忽然,在門口停了下來。

彩子的心臟怦怦跳。

不要進來,,不要進來,,不要進來!!

嘎吱——

門被緩緩打開。

「彩子,你……」

「啊——!!!!」

噗通。

萬元捂著耳朵進門,看着暈倒在地上的彩子。

不解她為什麼暈了。

彩子打第二個電話的時候,自己的自殘已經結束了。

但是因為只有兩步路的路程,所以萬元就不打算接電話了,直接進來說清楚。

哪知道自己話都沒說完,就聽見彩子尖叫一聲暈倒了。

看着倒在地上的雞盆女jk,萬元內心毫無波瀾。

抱起彩子,一邊走向彩子的房間一邊吐槽道:

「幸好遇到的人是我,不然就這個劇情,都不能播出來的。」

。 「蚩奴?!」

當銀質面具后,額頭上那顯眼的「蚩」字映入眼前時,施敬的目光下意識的移到清風的脖子處。

五月无忧 見此,清風也沒有猶豫,取下脖子上的彩鳳絲巾,露出了被遮掩的千針封魔環。

確定了眼前這紫發少年果真就是一個蚩奴后,施敬轉而向蕭逸問道:

「不知三少爺這是何意?」

被帶上千針封魔環的蚩奴,必然是經由他們肅正司之手,那麼以前自己曾見過這紫發少年便不奇怪了。不過,蕭家的這位三少爺今日親自登門,似乎專門是帶這個蚩奴來的,那麼施敬就有些不明白對方的來意了。

「司正大人難道不覺得,你眼前這個蚩奴很眼熟嗎?」蕭逸微微一笑道。

施敬眉頭一挑,從對方的話中,他已經聽出了別樣的意味。

轉頭再看向清風,似乎是有些眼熟,而且……

「這個千針封魔環……」

這次,施敬終於察覺到了眼前這紫發少年戴的千針封魔環的不同。

不同於普通的千針封魔環,眼前這千針封魔環上多了一些隱隱的紋路,而這些紋路的作用,便是每個月都會讓蚩奴感受一次巨大的痛苦!

一般來說,他們肅正司是很少使用這種千針封魔環的,除非是有人刻意的叮囑過。

由於蚩奴那極為低賤的地位,所以肅正司方面,對此倒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不過能夠帶上這種千針封魔環的蚩奴,也表示原來的他,恐怕不是普通人。

確定了這一點,再次看向清風的施敬,便很快想到了一人,

「你是……公冶鴻?!」

「司正大人好記性!」清風笑道。

見對方承認,施敬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因為他想到了正在外面四處傳播的傳言,而且他也知道另一位司正公冶明,今日就去了公冶家,只是最後無功而返。

扭過頭看向蕭逸,施敬心中已經意識到,恐怕今日這位蕭家三少爺登門拜訪的目的,並不簡單啊!

不對!

忽然,施敬面色一變,陡然轉向清風,兩道銳利的目光讓人心中一凜。

「你的體內……有元力的波動!……凝器境?!」

身為肅正司的司正,他深知千針封魔環的作用。

除了首要的封禁蚩奴體內的噬心魔外,千針封魔環還能完全封禁其體內的任何力量,包括元力!可眼前這公冶鴻,非但體內擁有元力的波動,而且竟還達到了凝器境,這讓施敬不由不感到震驚。

「看來,我們需要對千針封魔環做一些改動了!」

隨著施敬這句話出口,清風頓覺一股強大的氣勢撲面而來,悶哼一聲的同時,下意識的調動體內元力進行抵禦,同時口中叫道:

「大人且慢!」

然而,施敬卻是充耳不聞。

隨手一掌拍出,將想要上前阻攔的蕭逸擊退,身形一閃便到了清風面前,然後一把掐住了後者的脖子!

「肅……正司……,也……不過……如此!」

被掐的幾乎喘不過來氣的清風,極為艱難的吐出幾個字來。

「你什麼意思?」施敬眉頭一皺,冷聲問道。

「咳……咳……」

臉上憋得通紅的清風,卻是說不出話來了。

「哼!」

冷哼一聲,施敬的手鬆開了一些。

有人能夠打破千針封魔環的封禁,這對於肅正司而言可是極為嚴重的一件事,所以身為司正的施敬絕不可能坐視不理。

不過,他此時卻並不是真的要拿下清風,然後查明其中緣由,而是想要知道這公冶鴻今日登門的真正原因!

見施敬沒有真的下死手,一旁站穩的蕭逸也不再輕舉妄動。

努力的喘上幾口氣,迎著近在眼前施敬的雙眼,清風淡淡的說道:

「對於……蚩魔人,肅正司一向是寧錯殺勿放過!……不過,若明知是錯,卻一意孤行,肅正司之名……」

「怎樣?」

「名不副實!」

「哦?你所謂的錯,是指什麼」

清風沒有再說,低眼看了一下掐著自己脖子的手,然後看向施敬。

「哼!」

施敬鬆開手,然後背負身後靜靜的看著清風。

其實清風感受的出來,眼前這位司正大人並不是真的要拿下自己,當然,打破千針封魔環封禁這件事,他也知道施敬是絕不可能不聞不問的。

站在原地緩上幾口氣,抬頭看向施敬,反問道:

「不知司正大人如何看待外面的傳言?」

這小子,是想讓我幫他證實那些傳言是假的嗎?

心中雖然這樣想,但施敬也覺得恐怕不止如此,於是開口說道:

「戴上千針封魔環后,是不可能再被噬心魔入體的,所以你也不可能是高等蚩魔人,不過……」

「你竟然能夠打破千針封魔環的封禁,這樣看來,你是高等蚩魔人的可能性又大大增加了!」

「看來司正大人是認為,我就是高等蚩魔人了!」清風說道。

「你剛才也說了,寧錯殺、勿放過!」施敬淡淡的說道。

「那若是果真錯了,不知司正大人又該如何?」

這次不等施敬說話,清風便又緊接著再次問道,

「不知司正大人對於三年前的事,又有何看法?」

三年前?

是指他被判為蚩奴那件事嗎?

此時的施敬,大概已經明白了三年後的公冶鴻,同蕭逸在今日登門的真正目的!

只是,他竟然找上了蕭家!

想到這裡,施敬看了一眼一旁的蕭逸,不過對於清風的問題,他卻是並沒有直接回答。

清風當然看不出施敬心中所想,見對方沒有回答,他便神色一正,然後踏前一步,直視著眼前這位司正大人一字一句的說道:

「按照慣例,一位家主要想為蚩奴取下千針封魔環,至少得有一位司正在場!」

「所以,今日我們前來拜訪的目的,便是想請司正大人您移步蕭家,見證蕭世伯為我取下千針封魔環!」

果然!

施敬心中暗道。

但同時他的眉頭也緊緊的皺了起來,至於原因也很簡單,那就是倘若蕭楚雄真的給公冶鴻取下了千針封魔環,那就意味著事實上公冶鴻並沒有被噬心魔入體!

這也就是說,三年前他們肅正司錯判了公冶鴻!

事實上,有關蚩魔人的問題,秉持著寧錯殺勿放過原則的肅正司,不可能沒有一次真的錯殺。只是人們和蚩魔的對抗由來已久,儘管一直佔據上風,甚至如今已逐漸不將他們放在眼裡,但肅正司卻一直沒有絲毫放鬆警惕!

若是普通人還好,但三年前的公冶鴻可是公冶家最耀眼的天之驕子!

若果真是錯判了他,那公冶家豈會善罷甘休!

但話又說回來了,倘若三年前真的冤枉了這個公冶鴻,那麼這件事……

施敬的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光芒。

「看來三年後重回王城的你,是打算為自己洗刷冤屈了!」施敬說道。

「沒錯!」

「可是我很好奇,若你真是被冤枉的,為何不回你們公冶家,卻反而讓蕭家幫忙!」

「從三年前開始,我就已經不再是公冶家的人了!」

聞言,施敬眼中深處閃過一道微不可查的精光。

也沒有再在這件事上說下去,而是看著清風露出一絲饒有興緻的笑容說道:

「你應該清楚,僅憑外面的傳言,我現在就能直接抓了你,更何況還有打破千針封魔環的秘密!那麼,你憑什麼認為我一定會跟你去蕭家!」

「就憑司正大人您,是肅正司七位司正當中,最具有正義、也是最為公正的!」清風正言道。

「很拙劣的恭維!」施敬淡淡的說道。

清風的話雖拙劣,但卻很直接,也是事實。

正所謂君子欺之以方,以施敬的為人,是絕不可能在明知道錯誤的情況下,還執意拿下清風的。而且,他也一定會維護肅正司的清肅匡正之名!

Reset清零 當然,前提是蕭家家主蕭楚雄,確實能夠證明清風沒有被噬心魔入體!

「我有個條件!」施敬忽然說道。

「司正大人請講!」心中有數的清風拱手道。

「取下千針封魔環后,你必須得告訴我,你是如何做到打破它的封禁的!」

語氣之中透露出一股不容反對的意味,想來若是清風不答應,恐怕現在他就真的會直接動手拿人了。

打破千針封魔環的秘密,就在於一二神功,但其中真正的原因,清風自己也不明白。

不過,無論今天來不來找施敬這位司正大人,就算取下千針封魔環,在以後站到台前時,肅正司那邊也一定會順勢查到這件事。

所以,還不如現在直接和施敬攤牌。

至於說是交出一二神功,還是讓對方探查自己體內狀況,事實上也並不難選擇。

「司正大人放心,屆時我一定全力配合!」清風保證道。

「很好!」施敬點了點頭,然後看了兩人一眼,抬腿向外走去,

「既如此,那就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