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晉南北朝在中國歷史上是一段戰亂頻繁,複雜多變而又分裂的時期。政治的不穩定、時局的混亂動蕩,雖帶來了經濟的普遍衰退,卻反而前所未有的豐富了文化的內容和內涵。

這是中國古代思想文化史一個自由解放、富於智慧和熱情的時代。尤其人物畫在這樣的背景下也依託於文學創作產生了快速的發展。

也正是這樣,才催發出璀璨的書法、繪畫、碑刻等藝術。

就跟春秋戰國時期一樣,都是古中國思想大爆發時期,各種藝術、思想文化百花齊放。

有點像西方的文藝復興等時期。

「根據辭賦中內容展開藝術聯想,塑造出畫卷中嬉戲的眾神仙,鹿角馬面、蛇頸羊身的海龍、豹頭模樣的飛魚、六龍駕駛的雲車等這些綜合而成的形象……」有擅長古畫的專家開始剖析這幅畫的內涵等。

全畫想像豐富,人物生動傳神,情感熾熱純潔,畫面虛實疏密相間,使人感受到飄逸浪漫、詩意盎然的意境美,達到詩歌與繪畫的相互交融統一。

認真說起來,這幅畫是顧愷之看文作畫。

大家也知道,《洛神賦》是中國三國時期曹魏文學家曹植創作的辭賦名篇。

虛構了三國大才子曹植自己與洛神的邂逅相遇和彼此間的思慕愛戀,洛神形象美麗絕倫,人神之戀飄渺迷離,但由於人神道殊而不能結合,最後抒發了無限的悲傷悵惘之情。

顧愷之估計也是讀這篇名篇有感而發,就畫出了《洛神賦圖》。

於是,就有了《洛神賦》和《洛神賦圖》的天合之作。

相當於給名篇配圖,這個功力可不淺呀!不是什麼畫家都能做好的。

「確實也是顧愷之的畫技,兩幅畫用到的絹,都是差不多的。這幅畫真是……」一時間,那位專家想不出形容詞了。

。 雖然把少年歸類為廣仁曦心尖尖上的人之後,眾人對少年「恃寵而驕」多了份理解與寬容。

可在廣仁曦一邊為少年做著所有低等奴役才會做的事情,還要兼顧著安排他們各種事宜,卻仍舊被少年時不時搗亂打斷時。

眾人已然在心中為廣仁曦對少年這般縱容的時間長久有了猜測。

照少年這般作下去。

只怕不會太久。

…………

「我發現你比任何一個奴僕都要合我心意。」

「廣仁曦,你與老五他們是什麼關係?」

「若是我強行契你為仆,他們應該不會不高興吧?」

待一眾修靈者四散而去。

望城城主收到廣仁曦住宅被毀的消息,得到廣仁曦的授意去重新安排住宅,和為迎接周遭主城城主做準備而離開。

城主府大堂只餘下廣仁曦與少年兩人。

人走了,廣仁曦卻沒有停止手上為少年捏腿的動作。

因為她怕她一停下,少年又因為想到其它折騰人的法子。

方才,她就已經領略了一遍少年折騰人羞辱人的方式。

又是端茶又是餵食又是捏肩,還得順帶著陪他說話,不能讓他無聊。

這已經不是待候人,而是伺候祖宗了。

只是廣仁曦沒料到,她沒有停手,不代表少年會停嘴。

聽到少年用躍躍欲試的語氣詢問於她,廣仁曦差點被氣笑了。

「你若敢這樣做。」

「我肯定他會撕了你。」

廣仁曦不知道少年口中的小五是誰。

但少年若真敢強硬契她為仆,與少年一模一樣的鴻霄,絕對會撕了少年。

「這麼嚴重?」

少年沒想到面前女人的回答這麼胸有成足。

皺眉盯著廣仁曦略一思索,他便再次試探著詢問廣仁曦:「你是他女人?」

廣仁曦瞥了他一眼,沒有回他的話。

但那意思不言而寓。

少年見狀抽了抽嘴角若有所思喃喃了一聲:「不應該啊,老五怎麼可能會喜歡女人……」

我真是太阴险了 說著說著,少年又不知抽什麼瘋,直接伸手將廣仁曦的面具一扯,伸手強硬扣住她的下巴,令她仰頭仔細打量起來。

白嫩光滑的瓜子臉,惑人的緋色花瓣唇看起來極軟。

小巧挺立的鼻子似乎是有一點可愛,上挑弧度誇張的狐狸眼天生就是勾人的……

也不知道女人的眼瞳怎麼那麼怪異,好像能把人吸進去一樣。

少年打量了許多,才得出了一個結論。

女人生了一張魅惑人心的臉,老五準是被她勾,引的。

得岀這個結論后,少年突然低頭,將嘴角湊近廣仁曦耳畔。

「女人。」

「和我試一次。」

沙,啞中帶著點興,奮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廣仁曦臉色一黑,終是沒忍住一字一句提醒少年。

「別、玩、太、過、火。」

她耐著性子哄著他。

他真當她是泥捏的玩偶嗎?

「你不是我的對手。」

「答應我的話,你會少吃些苦頭。」

廣仁曦的回答在少年的意料之外。

這種事情在修靈者的世界很常見。

女人不可能沒有過。

再說,女人為了可以使用靈力連放下尊嚴做他的奴僕都肯。

沒道理會因為這種無關痛癢的事情拒絕他。

少年依稀記得自己被小六的恐懼拉入記憶中的被困之地無法掙扎,從虛空之處傳來女人輕柔得仿若聖光的聲音。

溫暖中透著一種令人信服的魔力……生生的讓他違背了與小六每人半個月輪換控制身,體的約定……

在一出來時躺在女人懷中,看著真實的她,聞著她的味道時……

他便想對女人說這句話了。

若非剛醒時實力不夠。

他也不用等到現在才開口。

那種感覺他從未有過。

他很想知道,女人是不是真的和其它女人給他的感覺不一樣。

「你……」

廣仁曦感覺到少年不太對勁,剛想運行靈力推開他走人。

只是她剛抬手,便發現了不對。

她的靈力,再次消失的無影無蹤。

「怎麼回事?」

廣仁曦看著唇角勾起邪笑的少年,皺眉冷聲問道。

「我是它的主人,它受我控制。」

「你想打我,還問我怎麼辦?」

「女人,你似乎蠢得有點可愛。」

少年說著,直接收回靠於圓椅上的長腿,起身將廣仁曦固定於雕花椅上。

一個低頭,印上了她的唇。

…………

沒有靈力的廣仁曦就是一個身體素質較強的普通人。

可一個普通人又怎會是一個靈師的對手。

「廣仁曦。」

「你果然是不一樣的。」

沉醉於溫,香,軟,玉的少年,並沒有看見與之糾,纏的女人眼神有多平靜冷漠。

溫存過後將廣仁曦緊摟於懷,少年像是得了一件珍愛的玩偶。

衣裙松,垮,罩,於身上,廣仁曦看著眼前少年似綢緞般柔順黑亮的發頂,眼中劃過不明意味的光芒。

「好玩嗎?」

廣仁曦突然問他。

少年知道廣仁曦心中肯定有氣,但知道廣仁曦不是自己的對手,聽言毫不猶豫與她對視,以勝利者的姿態露齒一笑回道:

「好玩。」

「在我玩膩之前,你不用生其它心思。」

「你傷不了我。」

少年說著眯了下眼,薄唇再次印上了廣仁曦唇畔。

廣仁曦沒有掙扎也沒有再說什麼。

只眸色平靜看著他的所有動作。

少年任性沒有過多思慮牽絆。

她若惱了他,他只怕不僅會傷她限制她,還會做出其它打亂她計劃的事。

左右,現在還真得供著他。

她的每段計劃,能出意外的都與李寧引出的人有關。

廣仁曦現在都懷疑,李寧一行人是她前生的宿敵。

這一世碰巧遇上才會糾葛不斷,越纏牽扯越深。

…………

被少年折騰了一上午,導致廣仁曦在陳廣陳天兩人找來時那風,情還藏不住。

陳廣陳天兩人皆於廣仁曦一樣一身黑袍罩身。

在得到傳話進入城主府大堂后。

陳廣陳天便一直盯著廣仁曦看。

縱使有面具遮住了她們的表情,旁人也能看出他們在盯人。

「這位是?」

盯著被男人摟於懷中慵懶側挨著男人的廣仁曦,陳廣眼帶驚奇詢問。

「不用管他是誰。」

「你來找我,應該是想好要做出選擇了。」

「你的選擇是什麼?告訴我。」

廣仁曦看著陳廣兩兄弟。

她能肯定陳廣掐著點來找她肯定是心中存了小九九。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