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好景不長。

萬妖皇主雖然被四聖皇朝的太上皇所阻,但妖族的其他妖王可沒有人攔著。

於是,一場大逃殺便此展開。

。 要不是朱治告知,趙信都不知道仙人對七國的家族經來說,竟然能有這麼如此巨大的誘惑力。

百億!

為了能夠稍微依附上仙人,他們就願意豪擲百億。

仙人也太好賺了吧。

若是如此,他八大伯幹嘛為了五十億還跟他支支吾吾的,跑到七國收倆徒弟不就幾百億到手?

還借什麼聖山啊?!

趙信真的慶幸他選擇跟朱治聊了一番,他的一番話直接就讓趙信打開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門。

他想要成立財團!

若是單獨建立的話感覺還是相對要麻煩一些。

如果,他能夠在七國之中收斂幾個氏族,這些氏族可以是落魄氏族,雖然落魄但至少他們曾經有過輝煌。

他們應該多多少少也能夠了解私商里的彎彎繞繞。

朱治看待這個問題也很透徹,哪怕是趙信在一開始都沒有朝著那方面去想,就是仙人的人脈。

若是能夠依附到仙人。

在行事上,諸多家族也會考慮到他家族中有族人跟了仙人,哪怕所有家族都對這件事心照不宣,覺得未必會用心去傳授,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萬一那位仙人是真心收徒?

萬一那位跟仙人去的族人天賦異稟?

有這種考慮,其他家族在行事的時候就會多有顧忌。

而且,仰仗著這個仙人,說不定還有由其他仙人看到這個仙人的面子上,在某些事情上提攜這位仙人弟子的家族。

確實是值啊!

如此一想,趙信也就可以釋然為何能夠賣上百億。

客棧中的小二輾轉在一樓的食客中間,朱治眼中也是噙著笑意,一杯一杯的自斟自飲,並未曾去打擾思考中的趙信。

沉吟半晌,趙信也微微點頭。

「朱兄說的極是,這拍賣確實是能拍上百億有餘。倒不是說仙人的弟子是不是真的值這個錢,而是這一回拍賣會的宣傳到位,誰若是能奪得最後仙人弟子的名字,就等於告訴所有來參與拍賣的家族,諸國,而且此事未來不需要推手就能自然發酵。這份宣傳,也是能值百億以上的。」

「嚯!」

端著酒杯飲酒的朱治眼中露出驚訝的神色,看到對方一直這樣盯著自己,趙信不禁醇和一笑。

「可是我有說錯?」

「不,趙兄說的極對!」朱治搖頭,「我就是在驚訝趙兄竟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能想到這一步,看來趙兄也非等閑人士啊。就你剛才說的,我也是想了許久,還得到族長長輩指點才想到。」

「朱兄謬讚了。」

趙信謙虛的笑了笑,低聲道。

「嘿,那趙兄可知這回來參與競拍的都有哪些家族?」朱治微微一笑,趙信聽后頓時搖頭,「我對蓬萊其實並不了解,一直以來我就是生活在秦國的偏遠小城,對外面的那些大家著實不知。」

「想知道么?」朱治道。

「若是朱兄方便的話,在下願聽其中詳情。」趙信笑著,朱治突然變得神秘輕咳了一聲,又謹慎的打量著四周,「我跟你說,這件事極其隱秘,若非是看在你我投緣的份上,我都不會說出去的。」

「能跟朱兄投緣是我的榮幸。」

「其實,重頭戲根本就不在那些大家族,而是在各大王室。」

「王室?」

對這種答案趙信是有些驚訝的。

各國王室指的應該就是七王山,他們都已經成為王家又何必對個仙人那麼在意,趙信就不相信王室之中不會有仙人庇護。

「朱兄,難道王室也缺仙人庇護?」

「王室自然是不缺仙人庇護的。」朱治低語道,「你秦國以外,幾大王室都已經傳言了數代,內島中王室的前輩們不是沒有。」

「那……」

「問題是,這回要收徒的仙人,不簡單啊!」

「哦?」

我在美国写网文 其實趙信倒也沒有覺得特別意外,能夠讓王室都如此在意,必然是出在這仙人的身份上。

「不知是哪位仙人,難道是出自三皇五帝或是九大聖山。」

「不。」朱治突然搖頭,一臉凝重道,「我聽說,這回前來收弟子的乃是仙域三清道德天尊……」

「誰?!」

趙信頓時懵了。

道德天尊?

他跑到蓬萊凡域來收童子了?

「的弟子……」朱治說話大喘氣,眼看著趙信驚訝的下巴都要掉下來,才慢悠悠的把後面的話說了出來,「這回來收徒的是仙域道德天尊的弟子,銀靈上仙來此收徒,聽說是要收個煉丹仙童。」

「銀靈童子,他……收徒?」趙信愕然。

「對啊!」

頓時,趙信腦袋中就回想著那個一直給他發大舅哥傢伙,他竟然都能收徒了?

「你從哪兒來的消息啊,靠譜么?」趙信有點難以置信,「仙域的仙人還可以到咱們蓬萊?」

「為何不能?」

朱治一臉的理所當然道。

「仙域和蓬萊本來就是一家啊,蓬萊又稱散仙域。咱們蓬萊的三皇五帝也都是在仙域天庭里掛職的,蓬萊隸屬仙域但是由三皇五帝管轄。」

趙信沉默半晌,點開虛擬屏幕。

找到銀靈童子對話框。

趙信:妹夫!

消息發出不到兩秒鐘,屏幕上面就顯示『對方正在輸入……』

銀靈童子:大舅哥!

銀靈童子:怎麼了大舅哥,正好我想跟你說個事兒,我過段時間去蓬萊,你在蓬萊哪座島啊,我去找你玩啊。

!!!

還真是這小子。

趙信:你還真要來七王山收童子啊?

銀靈童子:大舅哥你咋知道的,你也知道那拍賣會的消息了啊,我確實是要去收童子,但其實不是我收徒,是我徒弟的徒弟收徒,這兩天仙域不是要打仗么,師尊就尋思著藉此機收點錢,就當給仙域補充軍費了。

銀靈童子:我們這也確實缺兩個燒火的。

趙信:人家拿幾百億,你讓人家去燒火,你和你師傅可真夠黑心眼的。

銀靈童子:哈哈哈,話不能這麼說,誰都是從燒火童子出來的,我當時跟師傅的時候也是燒火童子啊。

銀靈童子:只要有恆心,鐵杵磨成針。

趙信:你師傅我是真服了,他可真不愧是能成立老君集團的仙人,薅羊毛都薅到蓬萊來了。

趙信:我現在就在蓬萊秦國秦城,你來的時候聯繫我吧。

銀靈童子:好嘞。

從對話框中退出,趙信臉上都是濃重的感慨之色。

真有想法。

太上老君絕對是個合格的商人。

仙域缺軍費,直接到蓬萊的凡域來薅一波,幾百億到手交給玉帝。玉帝心裡高興不說,他自己還沒什麼損失,也就是多了個燒火童子而已。

舔了舔嘴唇,趙信看到朱治正一直盯著他看。

「趙兄剛才是又想到什麼了?」

「沒沒沒……」趙信搖了搖頭道,「冒昧的問上一句,不知朱兄可是也對銀靈童子徒弟位置感興趣。」

「當然。」

朱治一臉正色道。

「來這的有誰敢說沒興趣啊,難道趙兄對此事沒有興緻?」

「有,奈何囊中羞澀。」趙信苦笑道,「這幾百億的買賣我是肯定參與不了,到時候看看熱鬧倒是可以。」

「哈哈,我也是這麼想的,能看看熱鬧也行啊。」

朱治朗聲大笑道,「到時候親眼見識見識到底是哪位仁兄,能夠拜入三清門下一飛衝天了。」

「正是!」

趙信笑著點頭,朱治低語道。

「其實三日後的拍賣會,就算是沒有三清門徒這一仙緣壓軸,其他的商品也是極佳的,萬寶閣乃是蓬萊第一商,他們出的拍賣品都是稀世珍品。屆時,趙兄大可買一些自己心儀之物。至於三清門徒,若真有仙緣不管如何都能成仙,若是沒有,就算是拜入道德天尊門下,日日聽道也無濟於事。此乃,命也!」

「朱兄所言極是。」

「哈哈,今日能與趙兄相識乃是我朱治三生有幸,來……趙兄,你我再飲一杯!」 江錯錯看到葉淺淺簽字之後,面上露出了孩子特有的慧黠笑容,眼角眉梢都顯現出了愉悅的神色。

只是低頭簽字的葉淺淺全然沒有發現。

寫好了,她自然的放下手中的毛筆,想拿起來吹乾上面的墨跡。

卻不想江錯錯突然很是緊張的抽走了她手裏的紙頁:「好了,這份保證書,我會妥善保存的,以後絕對不會再犯下類似的錯誤。」

葉淺淺見他說的認真,倒是也沒有多想:「好,那你快回府吧,亂跑會讓你爹他們着急的。」

「好。」江錯錯笑眯眯的看向她,「葉大夫再見。」

說完這句話,他轉身就離開了,沒有任何拖泥帶水的行為。

倒是讓站在原地的葉淺淺,一時間有點接受無能。

她以為江錯錯會像之前一般,在她身邊撒嬌耍賴一會,才一步三回頭的離開。

沒有想到這一次,他竟然直接就這麼走了?!

是因為他悔過了嗎?

還是說,他了解到她確實不是他的娘親,也就放下了在她心上的心思?

葉淺淺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忍不住期待,如果她也想小孩子一樣健忘,該有多好。

……

淮安王府,竹苑。

江錯錯衝進王府之後,一溜煙的就跑進了竹苑,直衝江淮錦的書房:「爹,娘親簽字了!」

江淮錦看着手裏的紙頁,頭都沒有抬的說道:「平日裏教授你的規矩,都去哪裏了?」

被他那麼一說,江錯錯趕忙慢下腳步,規規矩矩的行禮:「煬兒見過爹爹。」

「嗯。」

淡淡的應聲,讓江錯錯知道他沒有生氣,立即小跑着走到他身邊,揚起小腦袋:「爹爹,娘親已經簽字了,你快去接她來府上!」

江淮錦將手裏看完的紙頁放下,扭頭對着他伸出手。

江錯錯手腳麻利的將方才讓葉淺淺簽字的紙頁拿出來,還不忘將最上面的抽走:「爹爹你看,絕對是娘親的簽字,如假包換。現在,她是不是必須到府里到府醫了?」

江淮錦大致看了一遍之後點了頭:「煬兒,你確定你準備好讓她來府里了?」

「當然!」

「可是她來府里,絕對沒有你這麼興奮,還很可能對你很失望。」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