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空運來的很新鮮,給母親也送一些嘗嘗吧。」

「…母親昨夜受了驚嚇現在正補眠就不要去打擾了吧。」美作遲疑著拒絕這個好意。

「好吧,等母親養好精神再說。」

山口也不強迫美作再吃,剩下的水果全都進了自己的肚子。

「今晚那些東西會不會再來偷襲我擔心母親。」美作忍不住要問,山口家已經成了靶子,他想趕在天黑前把美作媽送到家裡找人保護起來。

「西野今天是不會再有動作,真逼著我把房子炸了她也不會好過,首當其衝那些複製體都會倒戈相向。」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昨天攻擊我們的妖怪準確的說是女煞,也可以理解為具有實體化能力的鬼魂,因為死前被人虐殺怨氣太深無法成佛便彌留在世間上作惡,通過一次又一次的殺戮泄憤。」

「女煞是被西野虐殺的嗎?」想起昨夜美作心有餘悸。

「這倒不是,只是西野用特別的方式複製而成,說起來昨夜的那群也不難纏,念念經文可以打發掉,若是本體的話…」

山口陷入沉思,本體有吞噬魂魄的能力對上即是一場惡戰。

「難道那些三頭狗也打不贏?」

「現在還不好說,晚上我準備和安吉爾去探一探,看看本體有沒有弱點。」

「會不會有什麼危險?」美作有些擔心。

「放心吧,我們會做好充分的準備。」

入夜時分,山口和安吉爾接過管家準備的零食包準備出門。

「這就是你說的充分準備?」

美作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帶著一堆零食夜探鬼屋敢不敢再兒戲一點。

「應該沒落下什麼呀,我再看看,嗯,巧克力棒帶了,蛋卷也帶了,芝士蛋糕,牛肉乾,咖啡布丁…」山口一樣樣的檢查。

「你給我去死好么!」美作忍不住開吼。 陳星傑並不知道,他的自言自語也好,或者是對屬下的吩咐也好。

現在都已經盡數的落在葉天傾的耳朵里。

他的那點小陰謀,在葉天傾看來就是小孩子過家家。

「陳星傑,你這麼想要對付我是嗎?」

「那我就拭目以待,希望你真的能給我製造一點麻煩。」

「給我創造一點樂趣。」

葉天傾淡淡的說道。

最近遇到的對手,每一位都是弱的不行。

讓他及其乏味,覺得對付這些人,宛若殺雞般簡單。

所以,現在他還真的是期待,陳星傑能給他創造出點實質性的麻煩來,因為只有這樣才會讓事情變得更好玩。

他在房間躺了一會!

思考尋找青木星核的事情。

但最終也想不出尋找的好主意,便起身離開房間。

現在距離廚神製作黃金蛋炒飯,只剩下不到十分鐘的時間。

大家陸陸續續來到遊艇的宴會大廳。

但就在距離廚神現身,只剩下不到八分鐘的時候,廣播卻突然想起,說製作黃金蛋炒飯的時間延後一小時。

「延後一小時,這是什麼情況?」

「我靠,眼瞅著就只剩下幾分鐘就要開始了,忽然說延後一小時?」

「廚神這是在耍我們的吧,把我們當猴子耍?」

「這難道就是在耍大牌嗎?廚神不提前現身也就罷了,現在竟然還讓咱們在這裏等,這也太不像話了吧?」

眾人紛紛開口,表示這心中的不滿。

葉天傾則是眉頭一挑,看向秦無爭。

「啊,還要多等一個小時啊,這太坑了吧。」

秦無爭滿臉鬱悶。

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吃黃金蛋炒飯了,眼瞅著就要開始製作了,結果宣佈延時一小時。

這讓秦無爭有點受不了了。

「大家不要着急,不要着急,主要是廚神身體有恙,出現一些問題,所以延時一小時。」

「但是剛剛廚神已經說了。」

「為表達歉意,待會他會多隻做兩道菜品,以及他的兩位徒弟,也會親自下廚製作一場宴席,免費給大家品嘗。」

「這算做事對大家的一點補償,還請大家原諒。」

今晚的負責人,在聽到大家的意見聲后,趕緊開口說道。

聽到這話!

山呼海嘯般的意見,這才逐漸平息。

「身體有恙?」

「我靠,那老傢伙該不會是要死吧?」

过分入迷 秦無爭卻是激動起來。

「嗯,胖子……沒你這麼幸災樂禍的吧?」葉天傾訓斥道。

秦無爭則是愈加的興奮起來:「老大,你說……加入廚神的身體患有重大疾病,還是那種快要死的重病,恰在這個時候有一位神醫出現,將他治好,那治好他病的那位神醫,是不是就能夠天天吃他做的黃金蛋炒飯,以及各種美味佳肴了?」

說這些話的時候。

秦無爭的口水,都在不爭氣的流淌著。

口水直接從嘴角,流淌到地上。

那兩隻小眼睛裏面,也放射出精芒。

葉天傾:「……」

秦無爭:「老大,我已經等不及了,我現在就要去找他,然後給他治病,這樣我就能天天吃美食了。」

說着,他就拉着葉天傾朝着廚神休息的地方衝去。

葉天傾滿臉無語。

「你別這麼激動,萬一他就是頭疼腦熱的毛病,不需要你治療,那你不是白高興一場。」

葉天傾很理智的說道。

然而!

他的話剛說完,秦無爭就滿臉無所謂的說道。

「老大,醫者這個職業啊,一念天堂一念地獄,他的生死都在我一念之間。」

「我說他有病,那他就肯定有病。」

「這一切,都在我掌握當中。」

「他不過是宗師修為,在我面前我就算是動點手腳,讓他覺得自己有病,那都是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能完成。」

秦無爭倒是乾脆,完全不藏着掖着,直接將心裏的話就說出來了。

葉天傾嘴角狂抽。

樱桃小月子 這胖子,為了點吃的,真的是臉都不要了。。 前世的劍俠情緣本來就是西山居開發的,不過那是1997年的事了。

現在陳飛揚提前了兩年,當著雷君的面,抄襲了他們未來的遊戲,再把遊戲拿給他們去做,自己就坐在一旁看戲,然後分錢。

雷君非但不生氣,反而還很感激。

這樣的操作,可以說是相當風騷了。

正經人哪幹得出這種事來?

也就是時間來不及,要不然陳飛揚就把姚劍仙的仙劍奇俠傳一鍋端了。

仙劍奇俠傳是在1995年7月發售的,現在都1995年5月了,遊戲都做好了,現在下手晚了點。

樱桃小月子 算了,看在老姚是個有情懷的遊戲人,沒有像很多做遊戲的為了賺錢無惡不作,暫時放他一條生路。

「劍俠情緣我可以投資,另外我建議你們專門成立一個製作遊戲的公司,錢不夠的話找我。」陳飛揚可不會放過仙俠情緣這個遊戲IP,甚至打起了西山居的主意。

雷君感覺到這個老闆太大氣了,不但出手大方,而且非常厲害,似乎對遊戲很有研究。

他編的故事,甚至都不用修改,直接就可以上手做遊戲。

「行,回去我就找求總商量,陳總能不能留一個聯繫方式給我?以後少不得要多多請教。」

陳飛揚把手機號碼給了雷君,又對他說:「如果聯繫不上我的話,你可以找丁三石。

別的方面我不敢打包票,但是論起如何利用遊戲賺錢,在座的在他面前都是小學生,包括我。」

丁三石一臉無辜:「我哪懂遊戲怎麼賺錢啊,這種坑害人的玩意,我是絕對不碰的。」

你就別謙虛了,現在小馬哥還沒來,你就是獨孤求敗。

「請問你是三石兄嗎?」正在這時,一個斯斯文文戴眼鏡的年輕男子,背著一個旅行包,一臉靦腆地過來了。

說曹操,曹操就到。

「你是破尼瑪?」丁三石與小馬哥握手:「幸會幸會。」

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兩大割韭菜高手狹路相逢,風雲際會,江山變色。

「嗯,我就是PONY。」小馬哥面對陌生人,有些緊張,表情顯得很局促。

「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老闆,陳飛揚先生,這是雷君,聊天室的老熟人了。」

「陳老闆好,雷子好。」

此時此刻的破尼瑪,顯得青春羞澀,哪有半點日後大佬的樣子。

不過這種悶騷型的人最不可小視,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割起韭菜來卻是心狠手辣。

最關鍵的是,他還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對。

陳飛揚不能讓這匹溫順的小馬演變成脫韁野馬去危害社會。

小馬日後賺了那麼多錢,造成了那麼多痛苦,陳飛揚都願意一力承擔。

陳飛揚故意逗破尼瑪:「小馬,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小秘小徐。」

「徐小姐好。」

「稱呼女人為小姐,可是不太好的哦。」

「徐小秘好。」

「稱呼女人為小秘,就更不好了。」

徐添月給了陳飛揚一個白眼:真無聊。

她對一臉局促的小馬哥給予禮貌的微笑:「別聽他瞎說,我是他的合伙人。」

小馬哥看著美麗動人的徐添月,感覺更窘迫了。

丁三石說道:「你們別逗他了,他跟人談起技術來,口若懸河,討論三天三夜都不帶停的,但是跟人打交道就不行了,尤其是美女,他一句話都說不上來。」

小馬哥似乎覺得根據丁三石的形容,自己也太沒有面子了,於是很不服氣地反駁:「瞎說,我跟美女聊天也是收放自如的,昨天還聊了三個小時呢。」

陳飛揚突然問道:「你是在網戀吧?」

小馬哥紅著臉點了點頭。

網戀在這個年頭,可是個新鮮事物。

徐添月好奇地問道:「你們見面了嗎?」

「還沒有,我準備參加完互聯網大會之後,順便去一趟京城,跟她見一面。」小馬哥回道。

徐添月說道:「那你可得當心一點,我可是聽說,不少網戀都是見光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