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人終於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頓時哈哈一笑,抬手將姜憐的身體甩向宮六。

「冥王,既然現在已經到了你的死期,那老夫也可憐可憐你讓你們兩個死在一起。」

「這樣未來黃泉路上,你們還可以做個伴!」

黑袍大聲地說着,與此同時緊跟着甩出去的姜憐身影就是一掌。

巨大的攻擊朝着少女身後而去,只消少女剛剛落地那一瞬間,就會將姜憐和宮六的身子擊打的分崩離析。

想到這樣的場景。

黑袍簡直得意極了,他甚至還悠閑地從斗篷中拿出一把白色長鬍須來摸。

只不過,或許是鬍鬚都在斗篷中藏了太久。

此時它上面的顏色看着竟也隱隱泛起幾許病態蒼白。

黑袍並不在意這些。

他的目光緊緊的跟着姜憐的身影,看着她落在宮六身上….

想像着他們下一秒發出的痛苦的慘叫聲…..心裏此時別提有多得意了!

然而,他到底還是未能如願所償。

就在姜憐的身子仿似不受控制的飛行到宮六上方落下之時。

下一秒,場上形勢竟瞬間逆轉!

少女的身子忽然脫離黑袍力量的控制,在空中完美的翻滾一圈,落在地上。

就在宮六的旁邊。

她抬起手,一雙泛著幽幽紅光的眸子看着黑袍,像是深不見底的漩渦。

此時,黑袍的心中不知為何,竟忽然閃過一絲害怕。

– 轟!

青光落下,蘇鎧原本所在的位置出現了一個大坑,彷彿被炮彈轟炸過一樣。

女子此時臉色鐵青,她怒道:「維克多你在幹什麼,我們不能殺他!」

名叫維克多的蒙面男子此時卻沒有理會她,而是將目光停留在了她的身後。

「你……」女子剛想說些什麼,卻覺得自己的喉嚨位置多了一把匕首。

起醉 匕首很冷,令她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小子,你找死!」維克多看著蘇鎧,握緊短劍,眼神中滿是嗜血的光芒。

「如果你敢亂動,我會拖著她陪葬。」蘇鎧沉聲說道。

他現在還有些后怕,剛才那道青光,不是現在的他能抵抗的。

於是,關鍵時候,他及時花1000金幣買下了系統商店裡諸葛亮的技能——時空穿梭。

這個技能和空間系魔法師的空間閃爍一樣,短距離瞬移。

時空穿梭成功讓蘇鎧躲開了那致命的一擊,也讓他嚇出一身冷汗。

這是他第二次親身感受到死亡的氣息,上一次還是趙平帶給他的,而這次則是個陌生人。

蘇鎧右手握著風暴巨劍,左手則握著匕首將女子控制住,目光死死鎖定在維克多的身上。

「我勸你不要使用魔法,我有信心在你使用空間閃爍的時候將你殺掉。」蘇鎧低聲說道。

女子臉色煞白,打消掉了使用魔法的想法。

她的實力目測不如維克多,所以要殺她,蘇鎧還是有信心的。

維克多怒極反笑,道:「很好,我突然不想殺你了,等我抓住你,一定要把你好好和你玩玩。」

蘇鎧冷笑,道:「那我是不是該期待一下。」

維克多道:「是該期待,等那一天到來,你會覺得死亡才是最幸福的事情。」

「是嗎,那不如先讓你的夥伴感受一下這個滋味。」

說著,蘇鎧握著匕首的手微微用力,在女子的脖子上帶出了一道血痕。

女子皮細肉嫩,鮮血頓時就流了出來。

「維克多你快給我閉嘴!」女子大喊道。

維克多眼神滿中滿是怨毒,如果蘇鎧沒有將女子挾持住,那估計會死得很痛苦。

「小姐姐,打開空間門把我送回學院,否則,咱們就得一起下地獄了。」蘇鎧威脅道。

時空穿梭只能短距離瞬移,不能讓蘇鎧回到學院,所以還是要靠這個空間系的魔法師。

女子強忍著脖子處傳來的喉痛,道:「你以為回到學院就能安然無恙?」

「至少比這裡好。」蘇鎧說道。

他內心其實有些著急,使用不滅魔軀非常消耗源力,他現在還不足以長時間維持不滅魔軀。

在遊戲里,不滅魔軀只能持續8秒,現在則已經過了兩分鐘。

看到女子還沒有動作,蘇鎧催促道:「快,別消耗我的耐心,我不介意帶著你一起死!」

說著,他的左手再次用力,女子脖子處的傷口頓時加大。

女子疼得悶哼一聲,終於舉起了法杖。

蘇鎧警告道:「別耍花樣,我會帶著你一起進空間門。」

「不行!」維克多大喊。

空間門出現在蘇鎧的眼前,維克多也開始動了,他猶如一支利箭,朝著蘇鎧飛射而去。

蘇鎧哼了一聲,使用迴旋之刃技能,左手的匕首飛向正在衝來的男子。

接著,時空穿梭啟動,蘇鎧帶著女子進入了空間門。

其實蘇鎧也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沒想到真的能帶著人一起瞬移。

進入空間門,映入眼帘的,是那個熟悉的戰士系運動場。

學員都在上課,此時的運動場空無一人,當蘇鎧出現在運動場的時候,不滅魔軀也被迫解除。他的源力已經不足以支撐不滅魔軀。

而女子也在這個時候掙脫了蘇鎧的控制,一個空間閃爍,穿過了空間門。

「卧槽!」蘇鎧有點被氣到,他沒想到女子還有這樣的後手。

空間門關閉的那一刻,匕首回到了蘇鎧的手中。

匕首上面還帶有女子的鮮血,雖然不多,但也證明蘇鎧這一趟並沒有吃太多虧。

回想起剛才維克多給自己帶來的壓迫感,蘇鎧就有些不甘心。

在沒有不滅魔軀的加持下,蘇鎧恐怕連第一招都抗不下來。

這就是等級上的壓制。

晚晴醉泊 蘇鎧的傷已經完全好了,變強,是目前他腦子裡唯一的想法。

將風暴巨劍和匕首收回到了系統倉庫中后,蘇鎧抬頭看向露天訓練場的方向,今天下午是槍械課的室外訓練,教官不再是趙平,但他有在現場協助。

蘇鎧想了想,給鄧有為打去了電話,確定了今天戰士二班所在的位置后,便邁步走向目的地。

今天遇到的兩人,女子首要的目的估計就是蘇鎧的不滅魔軀。

至於那個男子,是實實在在想要殺死蘇鎧,能不能拿到不滅魔軀,看樣子他並不在乎。

如果不是關鍵時候買下了時空穿梭,那蘇鎧即使不死也會重傷,重傷后的下場更加不用說。

想到這些,蘇鎧變強的慾望就更加強烈。

本以為開場就6到飛起,然而,走出學院后才發現強者太多,大戰師的實力可能已經是這個年紀的巔峰,可其他年紀同樣有巔峰。

來到訓練場的蘇鎧無疑吸引了全班人的注意,但他沒有管那麼多,向教官報告后,便自己拿過一把光束步槍開始練了起來。

站在訓練場邊緣的趙平注視著用功無比的蘇鎧,緩緩地點了點頭。

森林中,女子捂著喉嚨處的血痕,越想越憤怒。

「我說了不要殺他!」女子憤怒之下,用力一揮法杖。

法杖爆發出一道銀色的光芒,空間頓時出現了一道裂痕,裂痕之中,居然是無盡的星空。

空間切割。

這也是空間系魔法師的必備攻擊技能之一。

維克多哼了一聲,短劍輕輕一揮,便化解了空間切割。

女子也並沒有殺死維克多的心思,純粹是發泄憤怒。

「你有你的任務,而我也有我的。」維克多把玩著手中的短劍,說道:「他跑掉了,你我的任務都完成不了。」

「你可真會藏啊。」女子冷笑一聲,「私自接下其他任務,卻不告訴我。」

維克多沒有說話。

「回到學院不代表就安全,哼,我自然還有辦法接近他。」

說完,女子伸手在臉上輕輕一抹,容貌居然瞬間轉換,變成了另外一副模樣。

「可不只有他是守望者學院的學生。」

…………

。 吃飽喝足,北原蒼介從藤原紀香的lv包包里取出幾張萬円大鈔結了賬,抱起醉醺醺,呢喃著「爸爸,不要打我了」的小丫頭朝外走出。

夜風微涼,她每次喝醉后都很失態,在北原蒼介看來,更像是一種難以抑制的情緒發泄,大概也只有在自己面前,她才敢這樣肆無忌憚的放縱和鬆懈吧。

將藤原紀香扔到副駕駛座位,開車朝她住的新公寓而去。

北原物流現在最大的幾名董事便是他、櫻井冴子、藤原紀香和小林杏子,加上北野蘭,一共五人,反正都是自己的女人,北原蒼介也不介意她們分紅多少。

聽說現在監管財政的小林杏子和她們協商后確定了比例,從每月打到賬戶里的錢看,自己佔了50%以上啊。

從包里摸索出她家的鑰匙,小公寓內打掃得乾乾淨淨,在寸土寸金的大阪中央區核心地帶,這麼一間小出租屋也是租金不菲。

雖然對現在的藤原紀香而言不算貴就是了。

但她還住在這種小地方,也太節約了吧!

陽台外曬著一些私人內衣內褲,嗯,款式卡通,不愧是笨蛋紀香!

將迷迷糊糊的少女丟到了床上,藤原紀香一邊說夢話,一邊扯衣服,脫褲子,這丫頭竟然還有裸睡的習慣!

北原蒼介看著卡在她腿彎的…和解開一半的bra,猶豫著要不要上去搭把手,最後還是放棄了,為她蓋上被子,開了空調定時,正打算出門,卻看到角落衣架上掛著一雙黑色情趣絲襪。

這不是那時候的贈品么?

這小丫頭試了?

北原蒼介想象了一下畫面,隨後啞然一笑,果然女人的好奇心不比男人小,下次偷偷送小林杏子一些情趣制服吧~

剛出公寓門,他就接到了河谷達也的電話。

河谷達也在電話里不斷道歉,為父親的所作所為感到羞愧,一副要大義滅親的樣子。

可拿錢的是他,幫北原蒼介辦事的也是他,成年人啊,這種套話真是誰信誰傻比。

他倒是很好奇,不過是搭上了大淀建設,為什麼能讓河谷浩二父子敢和自己唱反調。

玫瑰居酒屋坐落在中央區原中心地帶,四周高樓林立,寬敞的街道上車水馬龍,原來的地標性建築大阪城就在附近,這裡的建築大多是仿古式宮殿城堡,兩排是密集的櫻花樹,可惜已經過了最佳的3、4月賞櫻季節。

玫瑰居酒屋有三層樓高,深紅色樓體,拱形重門金碧輝煌,玫瑰兩字用毛筆書寫掛牌,頗有龍飛鳳舞的氣勢。

泡沫時期,這裡的上流人士極盡奢華,享受著打工人難以想象的歡愉和暢快,有錢就是神明!

一身西裝制服的河谷達也早就等在門口,虎頭奔剛停下,就惹來了無數有錢人的視線,現在還能出入這裡消費,不是官員,便是有些能力背景的投資者,暫時還未被泡沫破裂波及。

「北原行長,快請進。」河谷達也拉著他走進居酒屋,前台小姐水靈動人,笑容嫵媚,穿的是高開叉連體禮服,一鞠躬基本什麼都遮不住。

河谷達也熟練地帶著北原蒼介上了二樓,看得出他是這裡常客,而在那些隱約開著門的包間里,北原蒼介看到了幾個熟悉的身影。

之前去總務廳和河谷知事碰頭,他見到過那幾名總務廳的官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