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你還說我上輩子肯定炸了不少敬老院。」

斜了他一眼,沈懷琳沒什麼好氣,「怎麼,炸敬老院是好事?」

宏博:「……」

有的天要是聊死了,就沒有挽救的餘地了。

「哼,我不跟你一般計較。姐夫,明天等我喲。」

「好。」

看着兩人的互動,沈懷琳皺緊了眉頭,不知想到了什麼,猛然瞪大了眼睛。

驚恐萬分的看着他們:「你,你們,該不會是……」

「是什麼?」季宏博好奇的問道。

沈懷琳卻沒空搭理他,瞪着眼睛瞅著霍城,難以置信:「霍城,你別太過分了!」

霍城:「???」

一臉的不明所以。

「你和別人怎麼樣我不管,但是這是我弟弟,他還是個孩子,什麼都不懂,你怎麼能對他下手!」

簡直喪心病狂!沒人性!

霍城:「……」

他真的不懂,這是什麼意思?

究竟是哪裏出了問題?

沒等霍城搞清楚的機會,沈懷琳直接推着他往外走:「時間不早了,你還是先回去吧,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不給說話的機會,霍城就被推進了車裏。

「砰!」

車門彷彿甩在了他的臉上一樣。

。 他這副樣子讓我感覺好笑,人吶,只有當報應來的時候才曉得後悔,若報應遲遲不來,便難免得意洋洋,心存僥倖。

大板牙究竟有沒有悔過之心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之所以這麼痛快答應去自首,無外乎怕死而已。

我甩開他的手正要說話,可話未脫口,卻聽見後山馬路上傳來—陣轟隆隆的聲音,臉色頓時大變,猛回頭之際,只見濃霧中出現了一個龐然大物,好像猙獰的凶獸,正攜帶著一股滾滾的沙塵沖向我們。「是我的車!」大板牙驚嚇得嗓子都啞了。

我礙視著已經被擠壓變形的車頭,車廂是空的,駕駛室根本沒有人,可貨車中的燈光卻全都被打開了,車頭攜帶著巨大的慣性,那架勢分明就是沖我們來的。

距離太遠,我還沒看得清楚,直到車頭在濃霧中徹底浮現出來,我才看清在那變形的前檔車窗上,居然掛著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女鬼的死人頭在車頭前旋轉著,好似籃球一樣晃來晃去,不斷撞擊在破碎的擋風玻璃上,原本透明的玻璃好似被血洗過,粘稠的血液覆蓋著整塊玻璃。

「快跑!」幾乎沒有任何考慮,我立刻拉著大板牙奪路狂奔。

這附近的地形太平坦了,貨車怎麼開都行,我只能拽著大板牙盡量朝亂石縫中躲避,巨大的車頭伴隨著發動機「轟隆隆」的雷鳴聲,不斷撞擊在亂石縫壁中,銜尾而來,撞得泥沙飛濺,漫天都是碎雨點子。

大板牙臉龐扭曲抽搐,跑得上氣不接下氣道,「我跑不動了,這樣活活累死還不如被它殺了算了。」

「閉嘴,前面有個斜坡,上了陡坡就沒事了!」我加快腳步,埋頭狂奔,大概兩分鐘后,我和大板牙拼盡最後一口氣奔上陡坡,背後則傳來一道沉悶的撞擊聲響。

我在喘息中回了頭,只見貨車如一頭咆哮的野馬,伴隨「轟隆隆」的巨響聲,飛快撞在斜坡坎上,巨大的衝擊力讓地皮陷入強震,車頭擠壓變形,龐大的車身則轟然倒下。

白色濃煙下,緩緩飄出一件血色的上衣,好似被一根看不見的線頭固定在了空中,血衣慢慢張開,圍繞著我和大板牙飄來飄去。

白霧更加朦朧了,耳邊傳來似有似無的慘笑,陰惻惻的狂笑聲無比尖銳,好似有人用錐子鑿穿耳膜。

我深吸一口氣,用兩根手指頭緩緩夾出一枚打鬼錢,抬頭,凝視著空中那件血衣,擰眉喝罵道,「裝神弄鬼,趕緊給我下來!」

話音落地的同時,我甩手將打鬼錢射出,飛射的銅錢中強光閃爍,筆直地拉伸出一道弧度,瞬間打在了血衣之上。

噗嗤!

血衣瀰漫一股白煙,傳來凄厲的慘叫,銅錢旋轉落地,血衣也緩緩飄下,蓋在一片泥土之中。

我凝神望去,只見血衣下一片粘稠的鮮血正在潺潺外涌,將整個土壤都潤濕了一大片,暗黑色的土壤中散發出濃郁的土腥味,一股白霧上涌,擴散向四周,視線落到哪裡都霧蒙蒙的一片。

四周到處都有腳步聲傳來,根本無法辨別那女鬼的確切位置,濃霧中則散發出一陣陰惻惻的鬼泣聲,有道冷幽幽的聲音在濃霧中來回遊盪。

「嗚嗚…..你們下來陪我,都下來陪我!」

「鬼……鬼在哪兒?」大板牙一屁股栽倒,抽風似的到處打量,驚恐莫名地喊道。

「閉嘴!」我呵斥他一聲,眯緊了視線,不斷在濃霧中搜尋,半晌后,我手中忽然摸出一把硃砂,揚手一灑。

猩紅的硃砂在冷風中擴散,好似粘稠的洪水到處亂卷,當硃砂覆蓋在地面的那一瞬間,耳邊頓時爆出一聲「噗嗤」悶響,我視線偏移,急忙鎖定聲音傳來的地點,視線中一股白霧瀰漫,隱約看見一雙血淋淋的人腿,一閃后沒入了黑暗。

「啊…..她來了!」大板牙也看見了那雙腿,嚇得脊梁骨綳直,崩漬大喊。

「閉嘴,來沒來還要你說?」我心浮氣躁,不爽到了極點,狠狠瞪了大板牙一眼。

大板牙把脖子往後一縮,緊張兮兮地說,「你不是有羅盤嗎,快把羅盤拿出來啊,這樣我們就知道鬼在哪裡了。」

我吸了一口夜裡的冷風,並未理會大板牙,緩緩摸出幾張黃紙,點燃后灑向天空,口中朗聲道,「過水的橋,開山的路,大姐,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何必這麼執著,受了我的供奉,早些上路吧,大家相安無事最好。」

我還記得下山之前,劉老三對我說過的話,鬼怪不找無事的人,若非活人衝撞了死鬼,這大姐又怎會挖空心思報復?

對鬼魂,鎮殺不如度化,每超度一頭陰魂,都能積攢一份功德,不到萬不得已,最好不要動殺心。

這女人死得可憐,我也動了不少惻隱之心,能談妥,是最好的選擇。

灑出黃紙后,我念誦了一段超度口訣,目光盯死了徘徊在空中的黃紙,視線中黃紙亂飛,點燃的黃紙瀰漫著詭異的綠火,圍繞著我和大板牙,不斷地起伏著。

我屏住呼吸,視線動也不動地定格在黃紙上,當黃紙落地的時候,那火焰卻在飛速熄滅,被一股冷風壓滅了火頭,空氣中陰冷氣息大盛。

「不識好歹!」

我慢慢把視線沉下來,眼底爆出一股寒芒,「你以為借陰氣躲起來,我就找不出你對吧,這是你逼我的!」

吼聲落地,我立刻用指甲劃在中指上,陽血瀰漫,被我飛速點在了眉心位置。

「鬼眼,開!」

血色符咒成型,我猛然睜開雙眼,視線中一片清明,立刻看見在距離自己不到十米的地方,正站著一個穿得破破爛爛的女人。

這女人蓬頭垢面,被長頭髮蓋住了臉,搭聳著脖子陰惻惻地站在那裡。

我開啟鬼眼之後立刻捕捉到女鬼的位置,幾乎沒有任何猶豫,手中摸出一塊巴掌大的銅鏡,用食指和無名指扣住銅鏡,中指則頂在了銅鏡的後面,口誦咒語。

銅鏡中射出一束橙黃色的光柱,徑直掃在女鬼臉上,凡是被掃中的地方頃刻間瀰漫出濃黑的煙霧,女鬼表皮融化,滲出大片墨綠色的屍水,森白的皮膚上長出一塊塊腐爛的紫斑。【來自精靈世界的天驕·小光,淘汰!】

【來自精靈世界的天驕·小光,淘汰!!】

【來自精靈世界的天驕·小光,淘汰!!!】

一連三遍的播報讓正在疾馳的所有天驕們停下了腳步,小智和小剛都有些難以置信的抬起了頭。

「小光竟然被淘汰了嗎?」

剛剛走出灌木叢的小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五十章二對二的戰鬥,銀河真新人出現! 「你怎麼每次都要一個人來?」

「凌霄不是很忙嗎?我覺得也沒有什麼,反正就當時出來散散心,」葉清苒在他的面前坐下來,「陳煜,你這裡還算不錯。」

陳煜心裡還在抱怨,認為墨凌霄不夠關心葉清苒。

現在葉清苒都已經這麼不方便了,還讓她一個人出來。

如果真的出什麼事情,估計墨凌霄也不會心疼她的吧?

「清苒,你以後要是不願意麻煩墨凌霄的話,不如就給我打電話,我來接送你都可以,你說你這樣本身就不方便,醫院裡的人也不少,你來的時候也不給我說,被人給撞著了怎麼辦?」

葉清苒還笑著說道:「哪裡會有你說的那些事情發生?現在都已經還會有這樣的情況了,也絕對不會還有什麼麻煩的,陳煜,我知道你關心我,但我已經生過一個了,我現在也是有經驗的。」

陳煜的視線又放在了她拿著的藥瓶上,「這是什麼葯?」

「剛才醫生給我開的,說是可以控制情緒。」

「這種葯一般也不建議給產婦吃的,」陳煜覺得奇怪,還拿起來看了一眼,「這顏色也有點不對,你是不是拿錯了?」

「不會吧?是剛才醫生親手給我的,陳煜,你也不要想太多了。」

陳煜將藥瓶子拿過去,「清苒,你就先不要吃這個東西了,如果真的有什麼問題的話,我相信也不會還有麻煩的。」

葉清苒見著他的樣子,也覺得奇怪,但沒有多想。

等著葉清苒離開以後,陳煜按著藥丸給鑒證科那邊觀察。

從他們的口中才知道藥品有問題,陳煜馬上拿著藥片去找那個醫生。

醫生看見陳煜過來,還裝作不知情的樣子。

「陳煜,我們都是在醫院做事情的同事,之前你我也接觸過不少次,難道我還會害了她不成?也有可能是葉小姐那邊拿錯了。」

陳煜不相信,還警告他,「你要是敢陷害清苒的話,到時候也不要怪我了,我相信這樣的情況我也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說著,他就離開了,醫生趕緊打電話給曲璐璐。

「曲小姐,我就說了,這事情我根本就做不成,你看這才開始就被人給發現了,葉小姐和陳煜可是非常好的關係,剛才他還直接就衝到我面前來警告我,我現在都擔心他要是把事情告訴領導的話,我到時候也沒辦法了。」

「你怕什麼?這些事情絕對不會發生的。」曲璐璐說道,「那個人就交給我吧。」

曲璐璐找人去把陳煜給打了,還惡狠狠的警告他。

「我不管你是什麼醫生,以後要是敢多管閑事的話,也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陳煜冷笑,「我明白了,一定都是你們這些人,還在背後想要找麻煩,如果真的有什麼事情的話,我相信你們到時候還會有麻煩的。」

「麻煩?你不想給自己找麻煩就不錯了,像是你這樣的人,我們要對付你,那不也是很輕鬆的事情嗎?」

「走著瞧吧,我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另一邊,墨凌霄知道醫生給葉清苒開的葯有問題,馬上就報警,誰知道等他們過去的時候,那個醫生早就已經跑路了。

醫院方面擔心會受到牽扯,主動出來給葉清苒道歉。

「墨太太,這事情我們是真的不知道,都是他個人行為。」

「你們要是不配合檢查的話,到時候也不要怪我不客氣,」墨凌霄氣憤不已,知道他們這樣做還有可能會傷害到葉清苒。

也馬上就帶著葉清苒離開,想要給她重新換一家醫院。

而醫院將事情怪在陳煜的身上,「醫院給你這麼好的待遇,你居然還要吃裡扒外,害的我們醫院現在名聲都沒有了,你還好意思回來?」

陳煜並沒有覺得自己做的有什麼不對,別說葉清苒還是自己的朋友,就算是一個陌生人,遇到這樣的情況作為一個醫生,也該是站出來的。

「院長,你說這話是不是還在為醫院洗清罪名了?竟然做錯事了,就該是要出面來澄清,現在你還覺得是要講面子的時候嗎?」

「你說的沒錯,對我來說,醫院就是我的命,像是你還想著要找醫院麻煩的人,根本就不適合還要待在這裡,你還是趕緊的走吧。」

陳煜皺眉,「你是要開除我?」

院長表示這是醫院的決定,為了維護公司的形象。

還說沒有什麼證據,一切都是陳煜在那邊胡編亂造。

「呵,我真是沒想到院長你還是這樣的人,原來我對醫院這邊的感情倒是很深的,經過你這麼一說,你也用不著趕我走了,以後你還想要看見我,都是不可能的了。」

院長也沒有挽留的意思,雖然也知道陳煜的醫術還算是不錯。

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總不能以後還要在別人的面前被人說閑話吧。

葉清苒得知陳煜被開除了,還覺得是自己連累了他。

「陳煜,抱歉。」

「清苒你就不要和我道歉了,這樣的醫院,請我在那裡,我還不樂意了,簡直就是草菅人命,我沒想到不僅是下面的醫生如此,就連院長的想法也是如此。」

葉清苒的心裡還是過意不去,認為都是因為自己,才會讓陳煜沒有了工作。

她還希望墨凌霄能幫忙,重新給陳煜介紹一家醫院。

墨凌霄這次也很感激陳煜,「陳煜,你說的沒錯,走了就走了,也沒必要還有什麼念想,我這邊也認識幾家不錯的醫院,要不你過去上班?我給他們打一個招呼就可以的,工資待遇方面一定不會比你現在還要差的。」

誰知道這事情被陳家人知道了以後,夫婦兩人趕緊找上門來了。

「墨總,你的好意我們就心領了,不過我覺得陳煜也不適合做這一行,當初就讓他不要做醫生了,他非要堅持,結果現在好了,還被人給開除了,這不也是丟臉嗎?」

陳煜說道:「爸,這有什麼好丟臉的?我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我也相信如果以後還有這樣的情況,我也會再次站出來的。」

。 「啊——才五十年……」

沐塵嫌棄的撇了撇嘴。

聽到沐塵這般語氣,始皇大聲怒斥:

「臭小子!你懂什麼懂!?五十年就已經很不錯了!」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