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意識到這一點的,僅僅只有方碩幾人。

「嗷……」

一聲虎嘯在此時響起,不過聲音不算太大,碧眼金晶虎可憐兮兮地看著江天浩,林小白,曹九蛟,林小狼等人或獸:「各位哥,不,各位爺,給小虎表現表現的機會唄……」

眼神之中充滿了祈求。

沒有辦法,一圈轉下來,就它碧眼金晶虎的品級最低。

它需要積極表現,才能有機會玷污一下那隻紫黃獅虎。他心心念的母老虎,終於有了著落。

嗯,它已經從林小白和林小狼的口中,知道了那隻淫虎的消息,現在見到林天霄,比親爹還要孝順。

原本手拿血斧,正是那把上品靈器「虎魄」,威風凜凜的虎子直接就是從虎背上摔了下來,當即捂臉,拖著血斧往回走,深怕別人認識他一般:「臉都被你丟盡了……我還是換個坐騎吧……」

碧眼金晶虎扯著虎子的褲管:「別啊,成為你的坐騎可是主子欽點的,虎子哥,給個面子……」

虎子故意作弄碧眼金晶虎,沒好氣道:「叫爹!」

「虎子爹……」

「……」

江天浩眾人算是領教了什麼叫做不要臉。

江天浩等人鄙視碧眼金晶虎的同時,不忘問向方碩:「還打嗎?」

打個球啊!

方碩心裡苦啊。

身後眾人也是顫顫巍巍,然後乖乖順著還沒有關閉的人群通道,圍坐在淬火盟的周圍,真正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如坐針氈。

「阿米頭髮,麻煩各位施主把戒指交出來!」

「……」

方碩等人心態崩了:嗚嗚……欺負人,我想回家找我娘。

眾人不敢拒絕,把自己的身家交了上去。眼睜睜看著林小白他們把戒指中的靈石拿出去給了張阿三,然後大搖大擺的在他們親眼見證下,做了慈善。

。 李方挑選了兩根粗細差不多的竹子,躺在上面比劃了一下高度,然後用工兵鏟砍斷了竹子,把竹子劈開削成竹片。

把竹子比較最粗的那一段一小半埋入沙子中固定,然後把竹片鋪在上面,用藤蔓固定好。這樣一來,一張簡單的竹板床就做好了。

李方躺在上面試了,感覺還不錯,比之前躺在鋪了棕櫚葉的沙地上好太多了。

「好了,竹床是做好了,躺在上面的的感覺還是不錯的,這樣一來只要等到晚上漲潮的時候去海邊趕海看看,能不能有收穫。」

李方先把早上抓到的海螺之類皮皮蝦的放到一個竹筒里滾熟,因為本身就是海里的東西,李方並沒有往裡面加鹽,品嘗的就是食物本身自帶的味道。

至於螃蟹李方並沒有放進去煮,而是放到之前製鹽的時候用到的石頭上烤熟。

吃了一頓還算豐盛的海鮮大餐后,李方又把蒲公英放入水中燙熟了撒了點鹽吃了下去。

「蔬菜可以為我們提供身體必需的礦物質、維生素、膳食纖維,還有一些對人體健康有益的植物活性成分,所以像我這樣有條件的還是要吃一些綠色蔬菜的。」

休息過後,李方拿著用開水燙過的塑料桶來到水潭邊,裝了滿滿一桶的水,順便在下午發現兔子腳印的路上,找了個合適的地方用魚線做了一個套子,綁在了一個樹枝上,這樣兔子經過的時候如果不小心踏入了套子就會被彈起來。

撿了些柴回到庇護所,李方喝了點水往火堆里添了些柴,又點燃了一根木棒做的火把,拿起叉子和塑料袋來到了海邊。

天色已經開始慢慢的暗下來了,靠著火把微弱的火光,李方的能見度並不是特別的高,不過也還算可以,因為漲潮的原因,一些花甲之類的都被海水衝到了沙灘上,還有沙蟹之類的,它們在退潮后被遺留在了沙灘上。

沙蟹的個頭並不是很大,所以李方並沒有抓它們,拿回去煮了以後也沒什麼肉。

搜索了大半個小時,收穫並不是很好,李方放了晚上趕海這一行為,火把的火光實在是太暗了,能見度太低,所以李方拿著撿到的一些海螺和花甲回到了庇護所。

把海螺和花甲放到裝了海水的竹筒里養著,李方準備找些事情做。

「大家也看見了,晚上靠著火把能見度太低了,還是等明天早上退潮以後我們去看看早上看見的水坑裡面會不會有什麼收穫吧。不過現在讓我睡覺的話我也睡不著,所以用竹子編個捕魚的竹簍是打發時間的最好選擇。」

李方的初級木工技能並沒有教會李方怎麼編製竹簍之類的,好在他之前抽到的升級卡發揮了作用。

用升級卡把初級木工技能升級為中級木工技能后,李方也掌握了竹編捕魚簍的工藝。

用工兵鏟把竹子劈成一條條竹篾,先平面編製開端,然後進行四面編製。

「說實話,節目組這次還算是有良心的,開局給了我們這把多功能工兵鏟,要是沒有它,我們開局會比現在麻煩的多。節目組給的工兵鏟,已經是經過三次改進的第三代工兵鏟。可以摺疊兩次,手柄為類三角流線型,有鏟、鎬、刺、鋸、刀的功能。而且在生產工藝上,採用上好淬火高碳鋼,增加強度、抗磨損、抗腐蝕、耐高溫。如果大家去野外露營之類的,方子建議大家可以攜帶一把,個人感覺這工兵鏟比匕首啊斧子啊之類的好太多了。建議有車的朋友在車裡也可以配備一把,如果開車不小心陷入坑裡之類都能有用。」

說話間,竹篾在李方的雙手之間慢慢的變成了一個只能進不能出的捕魚簍。看看時間,李方有做了一個竹籃,用來盛放東西。

節目組這時候駕駛著皮划艇來到了島上,他們是來李方這裡拿手機的,節目組專門為了直播準備的手機到了現在差不多也沒電了,所以需要把手機拿回去充電,給力李方另外一隻手機。

不過李方並沒有繼續開機直播下去,而是和直播間的觀眾倒了晚安后準備休息了。

不過手機沒開,但是攝像頭還是開著的,直播間的觀眾可以看見李方這邊的情況,但是李方沒有辦法和觀眾進行互動而已。

一夜還算相安無事,李方被上升的太陽所照射的陽光給叫醒了,打開手機,沒想到一夜過去,直播間還有幾十萬的觀眾在觀看李方的直播,李方和直播間的觀眾打了個招呼。

「大家早,沒想到大家起的這麼早啊。」

「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在晚點你等下海水又漲回來了,你就得餓肚子了。」

「方子,也就你能安心的睡一晚,其他四個主播被驚醒了好多次。」

用木炭和水清潔了下牙齒,李方看著彈幕回答道:「可能是我比較神經大條些啊,昨晚的睡眠質量還算不錯,這樣一來就能保證我今天能有充足的體力來捕獲食物了。」

李方開了個椰子,喝了椰汁來補充水份,又把椰肉都挖出來吃掉來填充肚子。把叉子當做扁擔,提著昨天編製的捕魚簍和竹籃子,拿著工兵鏟來到了昨天看好的水坑。

「直播間的觀眾們,你們要不要猜猜看,今天這坑裡能夠有些什麼收穫。」

「別說,看這坑裡面海水渾濁的程度,估計東西不會少。」

「樓上的這不是廢話嗎,昨天方子還往裡面留了些魚內臟呢,肯定有貨啊。」

「……」一時間猜猜測的彈幕在直播間刷著屏,大家都在發表這自己的看法。

李方下到坑裡,拿起工兵鏟開始快速的舀起了海水,半個小時以後,李方停下了,一直舀水實在是太累了,李方喝了點水休息了一下才繼續開工。

又是半個小時,水坑裡的水終於只剩三分之一左右了,已經可以看見有魚在裡面遊動了。

李方停了下來,把工兵鏟放回礁石上,拿了竹籃子下坑抓魚。。 傅言說著,還真的就把手機拿出來了。

沈初看了他一眼:「這倒不至於。」

說完,她睨了一眼陳瀟。

陳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來心虛地避開了視線:「譚雅找我呢,我先進去了,你們聊你們聊!」

她一邊說著一邊往回退,到了雲上門口,人一轉身直接就跑回去了。

沈初看著陳瀟的背影,不禁哼笑了一聲。

沒出息。

「可以陪我去吃點東西嗎?」

傅言坐了十多個小時的飛機,肚子早就餓了。

沈初想回去的話倒也不是敷衍陳瀟的,她上周連續加班了一周,難得周末空閑不用忙,出來坐坐聊聊就夠了,她可沒有陳瀟那勁,還能繼續通宵玩下去。

她確實是想回家睡覺了。

但傅言這個人,深諳她吃軟不吃硬這一套。

一開口話就先軟了三分,桃花眼裡面溫風習習,再加上那毫不掩飾的疲倦,沈初確實有點說不出拒絕的話:「我還欠著傅少好幾頓飯呢。」

傅言勾唇笑了一下,拉開車門讓沈初上車。

拉風的瑪莎拉蒂「轟」的一下開了出去,二樓窗口處,陳瀟看著那隻剩尾氣的瑪莎拉蒂,抿了一口果酒,舉著酒杯往譚雅手上的高跟杯上碰了一下:「我們打個賭怎麼樣?」

陳瀟沒說,譚雅就知道她想賭什麼了,「你賭多久啊?」

「三個月!」

說實話,就按傅言這勁頭,陳瀟覺得三個月都有些保守了。

譚雅比陳瀟大膽:「那我賭一個月!」

「行,輸了就把你家的那個B家經典款小方包給我!」

譚雅沒想到陳瀟還惦記著,她笑了一下:「成交!你要是輸了的話,你來雲上駐唱一個月!」

陳瀟咬了咬牙:「成交!」

沈初看得出來,傅言確實是真的餓了。

一鍋粥她只吃了一小碗,其他的全都是傅言吃下去了。

沈初不餓,桌面上的其他小吃她大多數都只是嘗了點,剩下的也都是傅言吃了。

九點不到的時間,來吃夜宵的人還不多。

傅言應該是也累了,吃完東西之後就主動提出送她回家了。

車子停在公寓樓下,剛好九點三十分鐘。

沈初拿了包包,「你應該能開車回去吧?」

傅言側頭看著她,勾唇笑了起來:「如果不能,沈小姐能讓我借宿嗎?」

沈初也笑:「三百米處有個五星級酒店,我想那裡比較適合傅少。」

「我明白了,婉拒。」

傅言搭在方向盤上的手輕輕地敲了一下,修長的手指錯落有致,食指和中指相交落下,光影打下去,沈初突然發現,傅言不僅僅一張臉生的好,就是手,也是被精心雕琢的。

沈初看了一秒,收回視線,不想一抬頭就對上傅言那似笑非笑的桃花眼,她有些訕然,「路上小心,早點休息。」

「等等。」

傅言說著,從口袋裡面拿了個盒子出來,盒子不算小,沈初一隻手勉強能拿住:「這是?」

「出差禮物。」

沈初怔了一下,「謝謝。」

「好了,上去吧,你燈亮了,我就走。」

他倒是半點都不掩飾,沈初拿緊盒子,點了點頭,「晚安。」

「晚安。」

說著,她輕手關了車門,轉身進了公寓。

與此同時,瑪莎拉蒂斜對面停著的一輛黑色轎車,裡面的薄暮年,正冷冷地看著傅言。

。 不遠處的金飛看見韓立和林天成說話,而且還叫林天成到身邊去畫畫,心裡羨慕嫉妒恨。

上次的臨摹,金飛就覺得是徐厚典幫林天成作弊了,林天成一個業餘畫家,不可能那麼厲害。

聽到林天成自稱自不量力,金飛心中冷笑。

莫裝逼,裝逼遭雷劈!

上次的交流大會,林天成可是出夠了風頭,今天林天成要在韓書記眼皮底下寫生,他倒要看看,林天成能畫出什麼東西來。

估計要不了多久,林天成的形象,就會在韓書記面前一落千丈!

金飛人稱繪畫界的舒馬赫,畫畫那是又快又好,最適合野外寫生了。他已經拿定主意,今天,自己一定要驚艷全場,進入韓書記的視線。

接下來,金飛畫的更加用心了。

有些自知實力和金飛有差距的人,雖然沒想過要超越金飛,但也不敢掉以輕心,也在用心寫生。

還有幾個繪畫水準很高的人,心裡就有些活絡開了,希望自己今天能夠超常發揮,勝金飛一籌。

寫生寫生是直接面對對象進行描繪的一種繪畫方法,今天在桃園寫生,畫的肯定是滿園桃花。

只是,如果純粹是畫桃花,不是說不可以,只是立意不夠新穎。

譬如以前有個畫畫的考題,《山中藏寺廟》。

有些人是畫了大山風景,然後中間突出畫個寺廟。還有人突出畫風景,在一邊畫出寺廟一角。

反倒是真正取勝的人,並沒有畫寺廟,而是畫了兩個和尚在山間小溪裡面擔水,意境一下就出來了。

金飛對意境的把握也很到位,深怕別人看到他的構思,只要有人從金飛身邊走過,金飛都會站起身擋住別人視線。

韓立也在繪畫。

韓立愛好畫畫,但水準就是業餘級別,不過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自然是放得開的,根本不會在意好壞。

林天成就有些犯難了。

姜雲看見林天成站著沒動,問道,「林老師,你怎麼不畫。」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