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參謀抬起頭來向那個方向一看,只見戰士鞏春玉和倒地的越軍兩個人頭頂頭地趴在那。

一猜就知道那裡出事了。於是,對申偉軍和冬雲說了句,「看好他。」說完,撒腿向那個方向跑。

焦參謀向那跑,吳江龍也提著槍從樹林里跑出來,朝著倒地越軍方向跑。

吳江龍開槍后,一槍正中後面這個越軍胸部,眼見這個敵人摔倒在地。

這時,從樹林里奔過去的兩個戰士,見敵人倒敵,便想撲過去,想要把這個敵人拖進樹林。當鞏春玉剛撲到這個敵人頭直方向兩三米遠時,沒想到,這個敵人手裡的槍在這時又響了,而且一槍正中鞏春玉腰上。

這個敵人在倒地時,雖然受到狙擊步槍的慣力衝擊,但他沒有後仰,而是向前撲倒了。不僅人是前撲,而且手裡的槍也隨著他的身體平平地丟在地上,正好與身體保持一致方向,槍口直指前方。

鞏春玉撲過去時,沒有意料到這個敵人沒死。也沒想到,那隻丟在地上的槍還會有什麼新的作為。可是,就這麼一個疏忽,敵人竟能在閉上眼的最後一刻,開槍擊中了鞏春玉。

子彈是打穿鞏春玉皮帶,然後擊中了腹部動脈。鮮血便止不住地從他的兩手縫隙向外流。

吳江龍看到這一目時,差點驚呆了。他百分之百地意料到這個敵人中彈在胸部,百分之百地猜想到這個敵人中彈後會立即死掉。

萬萬沒有想到,這個敵人中彈后,不僅沒把槍扔掉,而且還能平平的把槍卡在地上。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他在中彈后,胸下已經有了大面積鮮血,親眼看著他只有出氣沒進氣。在這種情況下,竟還能開槍,而且是一擊便中。這難道是巧合,還是敵人的奮力而為。如果是巧合,那就算鞏春玉倒霉。如果是有意而為之,那這個敵人太可怕了。不僅這個敵人可怕,還會聯想到眾多敵人的戰鬥力。

吳江龍跑到近前,一把抄起鞏春玉,急切呼喊:「小鞏,小鞏。」

鞏春玉有意識地用手捂住肚子,睜開眼。

「看樣子不行了。」焦參謀說。

「他還沒死,」吳江龍發急地說。

「那就帶回去。」焦參謀說。

「好。」吳江龍準備把鞏春玉往身上放。

這時,就聽一個戰士喊,「隊長,村裡敵人出來了。」

吳江龍一猶豫,鞏春玉被焦參謀接了過去,「你去指揮戰鬥,我來背。」焦參謀說完,便把鞏春玉放在背上。

吳江龍直起身,朝著村子方向一看。只見有十幾個敵人,正端著槍,連呼帶喊地朝著他們這個方向飛奔而來。

「撤。」吳江龍下命令道。

吳江龍剛說完,東村那個吊腳樓上的一挺機槍便響了。子彈「嘩嘩」地,如暴雨一樣,直朝著小分隊頭頂傾泄。飛過來的子彈,有的落在地上,有的落在水裡,激起了層層水花。

不用吳江龍下命令,所有人都被迫就近找地隱藏。

吳江龍清楚地意識到,如果不幹掉這挺機槍,他們跟本就動彈不得,更別想後撤了。再延誤下去的話,從村裡跑出來的敵人很快就會趕到。到那時又是一場惡戰,小分隊很可能會處於極度危險之中。

吳江龍判斷出,只有幹掉這挺機槍,才有脫身機會。於是,他就地一滾,滾到一個溝坎處,抬起狙擊步槍,對著那個吊腳樓瞄準。

從瞄準鏡里,吳江龍發現有兩個越軍正操控著一挺機槍,得意地向他們開火。

找准目標后,吳江龍扣動板擊。只聽狙擊步槍一響,吊腳樓上的那挺機槍立時變啞了。

吳江龍這才收回槍,朝眾人喊,「快撤。」

聽到命令,申偉軍將活捉來的那個越軍向肩上一丟,抬起來,邁開大步便往樹林方向跑。

焦參謀也背著鞏春玉緊隨其後,其他戰士也緊跟著後撤。剎那間,小人隊隱退進樹林之中。

吳江龍一邊指揮小分隊後撤,一邊監視從村裡追出來的敵人。心想,只要小分隊鑽入樹林,然後再拐到來時的那個山頂,看你越軍還有什麼辦法。到那時,我們就什麼都不怕了。有種,你就追過去。他知道,山那邊有眾多軍人在等著,他還怕這幾個越軍不成!

看似很簡單位的問題,做起來就不那麼容易了。小分隊能這麼快脫離危險嗎?再說了,後邊追擊的敵人能讓你這麼輕鬆跑掉嗎?」

不能,絕對不可能。何況我們還逮了他們個活的。這對於他們來說,不僅是丟人現眼的事,最主要的還是怕被俘的人透露出越軍情況。所以,當這伙敵人追過來后,發現他們其中的一個人被抓,便不顧一切地朝小分隊追擊。

小分隊完全隱沒樹林。

這時的吳江龍一點沒感到輕鬆,而且壓力更大了。他知道,僅僅穿過樹林還不行,還要越過那片蒿草叢,只有安全到達山樑上邊,才算脫離危險。可是,後邊有敵人緊咬著,想要達到這個目的,就顯得非常困難。

吳江龍一邊向後退著,一邊向後觀察。突然,他發現有幾名越軍已經緊跟著進入樹林,而且距他們也就在三四十米遠。

在這麼近的距離上,小分隊一旦脫離開樹林這道屏障,就會完全至於越軍的火力之下。

「不行,這樣絕對不行。」吳江龍有了主意后,喊,「申偉軍和焦參謀先撤,其他人留下阻擊。」

申偉軍一聽吳江龍這麼說,便停下不跑了,「班長,我留下。」

「不行,俘虜比什麼都重要。你先撤。」吳江龍斷然拒絕。

焦參謀也要放下鞏春玉,被吳江龍制止。

吳江龍說,「焦參謀,小鞏是我們的戰士,說什麼也不能把他留下。你就辛苦一些,先將他帶回去。」

焦參謀一下子楞在原地,走不是,留不行。本來是想揀個重活干,給戰士們減輕些壓力。這下可好,卻成了自己先撤,讓別人來掩護。這樣不好,所以他想換人,還是把危險留給他們當幹部的。那個時期的人跟現在的就是不一樣。幹部們,基本上都能做到吃苦在前,享受在後。現在呢!純屬馬尾穿豆腐,甭提!提也是脫鉤。

吳江龍見焦參謀還在猶豫,催促說,「焦參謀,你快走,我們隨後就能追上你們。」

「走就走吧!誰讓咱的攬的活跟別人不一樣呢!」現在,即使他想把這個活轉給其他戰士,也不會有人去接。誰都知道留下的危險。但在此危亡之際,我們的戰士寧可犧牲自己,也要把活的希望留給身邊戰友,絕不擔那個貪生怕死之名。

焦參謀見沒人接他這活,又不能把鞏春玉放下。不管是死是活,都要帶回國內,可見身上的擔子也不輕。這一點,在場的人沒有不同意見。所以,他一咬牙,說,「那我先走一步。吳排長,阻擊敵人後,抓緊撤腿,不要戀戰。」

「放心吧!」吳江龍掃了一眼身邊的四名戰士,「我會把他們安全帶回去。

「排長,敵人上來了。」冬雲提醒道。

「焦參謀快走。」吳江龍喊完,接著又對其他四名戰士小聲說,「散開。」

尾巴跟的實在是太緊了,就在他們說話這個功夫,五個敵人已在大樹後邊露出頭來。

這時的吳江龍和四名戰士們早已埋伏到大石后,樹林旁,專等著敵人進入伏擊圈。

追進來的敵人還不止這些,只是這幾個敵人膽子大,跑的快,後邊還跟著十幾個敵人呢!

看著敵人漸漸進入伏擊圈,吳江龍一聲令下,「打。」

吳江龍喊完,便首先開槍。於是五支微刑衝鋒槍全都響了。密集的子彈,一齊向這幾個敵人飛過去。

在這麼近距離上,敵我雙方也就在六七米開外。一支小微就如同一挺輕機槍。每一個人僅用一個點射,打出五發子彈,落在敵人身上后,都跟扎了篩子眼相彷彿。

一陣掃射,打的非常解氣。這五個敵人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便被打的人仰馬翻。

不等後邊敵人追過來,吳江龍又喊,「撤。」

四個戰士交替著,向樹林深處跑。吳江龍依然端著微沖跑在最後。

玥晗 從後邊追進樹林的敵人聽到前邊槍聲激烈,猛跑著來到剛才戰鬥的地方。可他們還是來晚了,到了近前一看,遍地屍體全是越軍的,沒有一個是中方的。而且倒地的越軍槍都丟在一邊,而且是一槍沒響就被人家幹掉了。

帶隊的越軍軍官非常惱火,即惱自己人的無能,又惱中國軍隊來的太狠,一個活的沒留。於是便發火地朝著手下人喊,「給我追。」

這伙敵人又向樹林深處追擊。

眼看樹林已盡,接下來便是草叢。只有穿過這片草叢,小分隊才能越上山坡,到達山頂。

草叢只有半人高,跟本擋不住敵人視線。小分隊在這裡穿行,如果動作稍慢,在還沒出草叢時,就很可能受到敵人火力打擊。

吳江龍突然停下,朝著戰士們喊,「把手榴彈留下。」

四個戰士紛紛解下手榴彈。

吳江龍做個樣子,然後說,「就這麼布置,沿著樹林多擺一些。」

手榴彈擺好了,吳江龍這才帶著戰士們奮力在草叢中穿行。

小分隊還沒出草叢時,第一波敵人已經趕到了。當他們看到草叢裡有人影晃動時,判斷出,那裡可能就有他們要追擊的中國軍人。

那名軍官命令手下人,「給我打。」

於是,這伙敵人朝著草叢又是一陣射擊。

厚厚的蒿草遮擋住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子彈。但這些蒿草,看上去,就像是被人用鐮刀割了一樣,紛紛落地。再打一會,蒿草倒盡,吳江龍他們就會暴露出整個身形。

吳江龍一邊跑,一邊喊,「把身子放低,呈S型。」

跑著,跑著,吳江龍突然聽見冬雲「唉喲」叫了一聲。於是便斜著插過去,問,「怎麼了?」

「隊長,我可能受傷了。」冬雲一臉痛苦的樣子。

「還能走嗎?」吳江龍伸手試著向起拉。

「恐怕不行了。好像我腿中彈了。」冬雲說。

「站起來,我看。」吳東龍免強把冬去扶起來。

冬雲站起來后,吳江龍在他雙腿上沒有找到彈孔,只看見他的左屁股的褲子上有一道被子彈劃開的痕迹,微微有血向外滲。

吳江龍一看就樂了,立時便明白,冬雲受的是擦傷,沒大礙。隨後便朝他屁股上一拍,「沒事,給我跑。」

吳江龍這麼一擊,冬雲真的感覺不疼了,隨後便撒開腿去追前邊的人。

後邊的越軍打了一會,見不起作用,仍然見草叢裡有中國軍人在穿行。氣急敗壞地喊,「給我追,一定要在山下消滅這些中國兵。」

此時,越軍這個軍官看明白了,過了那道山樑,那邊就靠近中國邊境。這裡打的火熱,那裡不可能沒有中國軍隊接應。他就是再大膽,也只能追到山根為止。再上去,可能連自己也得搭進去。所以,他要不顧一切地阻止住這伙中國軍人撤退,一定要從他們手裡截回被抓走的俘虜。

越軍軍官命令一下,便有幾個越軍成一字型躥出樹林,向草叢奔過去。沒跑幾步,這幾個敵人幾乎同時都碰響了吳江龍他們設置的手榴彈。

「轟,轟,轟」

隨著三顆手榴彈爆炸,樹林邊響起一片鬼哭狼嚎聲。

。 看到莉雅絲的消息,南宮朔的心中也沒太過意外。

回復了幾句后,他便躺下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南宮朔照樣卡點來到了教室內,

昨天和塔城小貓一起出了校門,這一刻,無數的目光都在若有若無的往他這邊打量。

但最終,也沒人好意思上來說些什麼。

從外貌上來看,南宮朔一點拉胯的地方都沒有。

為人和成績么···他們不熟,也不知道。

想找茬也沒有地方可以找啊!

·······

這群塔城小貓的擁護者心中正鬱悶着,就看到銀髮少女已經從門口走了進來。

昨天的校服已經壞了,雖然莉雅絲已經讓人去做了幾套,以後備用。

但製作速度也沒這麼快,所以今天塔城小貓穿的是一身便服。

銀白色的髮絲有一縷被編成了辮子,像是花環一樣,在小腦袋上繞了一圈。

發梢末端,還別了一枚小小的發卡。

上面毛茸茸的白色小貓,正隨着少女的動作一晃一晃。

纖細小巧的身軀上,穿着一件潔白的長袖襯衫。

淡藍色的綢緞腰帶束著盈盈細腰,再往下,便是層層展開的百褶裙。

兩條小短腿上還穿着白色絲襪,小腳丫下踩着做工精緻的靴子。

這一身裝扮,將塔城小貓本就精緻的容貌,襯托的猶如公主一般,氣場十分的強。

原本喧鬧的教室,頓時就被震住了!

直到塔城小貓在座位上坐下,教室的里眾人才騷動起來。

只不過,這一次激動的就不止是男生了。

「不愧是小貓同學!」

「這麼難駕馭的衣服穿在身上,都顯得這麼漂亮!」

「真的好可愛啊,我都心動了。」

「應該是定製吧?能買得到同款嗎?」

「嗚嗚,忽然有點羨慕南宮同學了。」

「要是我有機會被小貓同學這麼親近,幸福的半夜都要笑出聲來了。」

「···」

女生們激動的討論著,一道道目光不停的往塔城小貓和南宮朔的身上看去。

在她們眼中,兩人儼然已經成了一對,就差官宣了。

不過畢竟是女孩子,行為還是比男生要矜持一些的。

討論的聲音大多壓得很低,並沒有打擾到兩人。

·······

「這個發卡果然很適合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