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還親過,摸過呢,就差沒造小孩了。

「不行,我得活剮了這孫子。」張蘭英情緒激動得要四處找刀,最後讓一家人拉住才攔著她沒亂來。

「媽,一定是有人在背後說桑桑的壞話,以前就有人這麼說過?」大嫂丁秀出言說道。

彭琴也趕緊說道:「對啊,桑桑和蕭平君都是老實巴交的人,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更何況桑桑前兩天身上才來了事,怎麼可能懷小孩?」

張蘭英這才冷靜下來,是這麼的。

這事慢慢熄火。丁秀拉著陳桑在角落裡問話,「這是蕭平君怎麼說?」

陳桑嘆了口氣,「他比咱媽還激動呢,三句話不離上門解釋,我就怕被咱媽一刀甩過來傷了他。」 第1554章

因為太損了,太惡毒了,這決定實在是太惡毒了。

可雲藏卻不覺得,他覺得心底的這口惡氣和恨怒必須要找到一個發泄口,必須要讓對方更痛苦,他才會舒服一點兒。

「剛才墨家主和孟家小子不都說一命抵一命嗎?還說讓我放了這個孩子?呵呵呵,好啊,我就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是選擇讓楚琉影死,還是選擇讓這個孩子死呢?我在這裡呢,答應你們,只要你們選出來了,剩下那一個我一定放了如何啊?」

雲藏似乎對自己想出的這個提議甚為滿意。

「雲藏,你個老混蛋。」

古璃氣紅了眼,罵出聲來。

楚霸天的臉色也很是不好看,沉的相當厲害。

誰都知道雲藏是故意的,但怎麼辦?人質就在他手裡。

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但是怎麼選?如何選?

秦臻緊緊咬著牙齒,小墨的哭聲像是刀子一樣割她的心,她真的好想將寶寶抱在懷裡疼惜一下,可是近在咫尺,卻無法將他擁在懷裡。

蕭鳳棲一雙眼凝滿了風暴。

天知道他心中的殺意幾乎壓抑不住,今日這一切其實都是楚琉影帶來的,要不是他抱走他跟臻兒的孩子,要不是他一直糾纏不休,他們何至於落到這步田地。

在這之前,他最想弄死的人就是楚琉影,甚至他還排在蕭泓宇的前面。

但他在帝都意外的打聽到一些事情,甚至知道秦臻跟楚家人的關係時候,他不是沒有疑惑和驚訝,但最後他選擇尊重臻兒,即便碰上了楚琉影也沒對他出手。

龄兮 可若問此時,他對楚琉影的生死根本就不在意。

他的生死又如何能與他的孩子相提並論。

然下一刻,忽就聽到楚琉影的吼叫聲,「雲藏,你這個老匹夫,你有本事就殺了小爺,放了孩子,你在這裡要挾誰呢?啊,你個王八蛋,活該斷子絕孫!」

楚琉影嘴巴是真的毒。

話音吼完,就被其手下一拳頭打在胸口上,身上本就有傷口,頓時就出了血。

古璃嗚咽的哭聲壓在嗓子里,幾乎站不住,是要秦臻扶一把才沒有癱倒在地上。

那是她的兒子啊,疼寵了二十年的兒子,放在手心裡怕摔著,放在嘴裡怕化了,可現在被人挾持著被拳頭打,被刀子划,這真是要了她的命了,她寧願這一切的罪都是她來受。

蕭鳳棲抿了薄唇,擰了劍眉,冰冷肅殺的內心莫名的多了一絲複雜的情緒,他在這一刻好像突然明白了臻兒為何跟楚琉影之間諒解了。

這個楚琉影,他喜歡臻兒,竟是刻在骨子裡,融在靈魂里,在面對生死抉擇的時候,他都選擇自己死,而救他跟臻兒的孩子,這般愛屋及烏,是因為喜歡到了極致。

「不是讓選嗎?我死,讓小墨活。」

楚琉影沖著楚霸天和古璃的方向大聲喊。

他眼睛不知道是因為熬的,還是其他的原因,就布滿了紅血絲,他看著自己雙親的方向,說道,「爹娘,君緋色和她的孩子落到現在這個田地都是我害的,是我自私任性,非要奪走小墨才造成今天這個局面,可我是真把小墨當成我的兒子,是我第一個看見他的,給他接生的,爹娘,我從小就不是個聽話的孩子,惹你們生氣,讓你們傷心,我,我這次還是想任性一回,我不想小墨出事,我想保他。」 聽到顧西川這麼諷刺自己,顧倩倩坐不住了,又一次向前拉着她的衣襟,用着恐嚇的語氣懟道:「顧西川,你這個傻子!你這個瘋子!還說我biao子配狗!你連狗的不如!你知道嗎?偉昌之後跟我成婚了,你這個女人跟人私通,哪個男人要是娶你,不是眼瞎就是倒了八輩子的霉,不過按照你這個樣子,怕是這輩子都沒有人娶你!跟人私通的畜牲,你該死!」

顧西川沒有想到顧倩倩的反應那麼大。

作為一個黑道十級的選手,看着她氣焰囂張,她其實挺想揍她一頓的。

但是,西川知道她才是剛剛回府,若是一開始就這暴露自己,豈不是要死翹翹?

畢竟,她現在可是一個沒人疼愛的小白菜,但是她該說還是要說,該笑還是笑。

「哈哈哈,賤貨biao子生氣啦!哈哈哈,就這?」

顧西川裝瘋賣傻嘲諷這暴怒的顧倩倩,根本沒有正名回應她的話,如此無視顧倩倩,這讓她感覺自己在對牛彈琴!

北偉昌看不下去了,他一把拉回來顧倩倩,溫軟暖語道:「別跟這個傻子計較了,看着她如此齷齪,就是髒了我家倩倩的眼睛。」

說着,北偉昌還故意親了一口她。

顧倩倩嬌柔做作拍打着他的胸膛:「討厭偉昌哥哥你就知道人家喜歡你這樣,嗯哼,只是這一次倩倩真的太生氣了,我娘和我都好可憐,平時在府邸都被一個瘋子欺負到頭上了。」

「這個瘋子竟然敢給我帶綠帽子,竟然如此欺負倩倩!以後有的是辦法欺辱她!」

北偉昌說道,眼神極其殘忍。

這一幕,顧西川的心底為原主更是打抱不平。

「原主你看到了嗎?自從你瘋了之後,有些人露出真實面孔了吧!真的是為你不值得,那麼多時光那麼多心血全都餵了狗了!」

二人看着顧西川臟臟臭臭的,你儂我儂地離開了。

回到閨房,顧西川換了一套被原主塗畫筆墨的乾淨的衣服,丫鬟秋楓拿着晚膳看着自己家傻小姐還在嘴裏擒著一個毛筆,呆呆傻傻的樣子,一邊讓她用膳,一邊嘆氣道:「小姐唉,你要是不傻多好,我們的日子也不用這樣被百般欺負了。」

「嘿嘿,好玩有意思。」

顧西川嘴角傻笑,心中卻明了。

她假以時日,要讓所有的人都跪在她面前俯首稱臣,為她們的罪惡謝罪!

然而,當顧倩倩告訴了姨娘白柔顧西川竟然回來的時候,這個事情倒是把白柔嚇了一跳,她知道那天自己用着鞭子鞭笞顧西川,那麼用力,她渾身淌血被扔在了亂葬崗當中,怎麼可能還能活着回來?

這不可能!

做賊心虛的她決定在顧西川的閨房安插一個丫鬟糯糯,讓其監視着她的行為。

果然,翌日,顧西川便收到了逢姨娘之命而來的小丫鬟糯糯。

「西川小姐,奴婢糯糯是奉白姨娘前來照顧小姐的。小姐有什麼需要都可以來告訴奴婢。」糯糯跪在顧西川的面前,低頭心不甘情不願地說道。

「嘿嘿,紙鳶飛得高高。」

顧西川並沒有搭理這個突然前來的丫鬟,只是心無旁騖玩着手中的紙鳶。

她很清楚,白柔能活生生打死自己,她派來的人,能有幾個是真心對待自己的?

「忒!」糯糯見此,心中頓時生了厭心,小聲嘀咕著,「真是個傻子,傻到家裏了,讓我服侍這樣的傻子,我也是倒霉死了。」 「不可能!我之前一直都跟黃燕在一起。」毛彭非常篤定。

門外又吵了起來。

兩位一模一樣的許老闆互相拽著對方的衣領互相爭執。

「你這個冒牌貨,說是誰讓你假冒的我。」

衣領被拽著。

啪的一聲!

說話的那位許老闆狠狠甩了一巴掌。

另一位許老闆捂住發紅的臉也來的一巴掌:「你說誰是假冒?」

啪啪幾聲!

兩人扭打在一起。

「黃燕把這個假冒我的人按住,我要好好教訓他一頓。」

「黃燕別相信他的話,我才是真的。」

兩人滾在地上互相在對方臉上……

《我的恐怖直播間》第一百二十八章真相就在詛咒裏面 張翼飛被她眼裡的決心觸動,打消了心頭的念頭。

他淡淡笑了下,乾脆道:「好,那就讓我這當乾爹的,和你一起,給巍巍保駕護航。」

……

另一邊,褚家人在病房裡等待小巍巍醒過來,同時,商量孩子和她母親秦舒的去留問題。

成功攪渾了一趟水的韓夢,早已心滿意足的離開。

褚老夫人宋瑾端詳著小傢伙的臉,激動得老淚濕了眼眶。

「這眉毛鼻子嘴巴,跟阿沉小時候簡直是一模一樣!」她感懷地說道。

雖然這個孩子是秦舒拿來威脅褚家的籌碼,但現在既然證實,這就是褚家的血脈,是她心心念念的曾孫子。

宋瑾容不滿秦舒此次的做法,卻不至於遷怒到孩子身上。

「咱們褚家的血脈,不能流落在外,得把這孩子接回來,落到褚家名下。」她思索地說道。

褚序附和:「媽,你說的沒錯,這事兒我回頭就讓人去辦,把孩子的戶口落過來。」

一秒記住https://m.net

「要不要辦個宴會?既然承認了這個孩子的身份,他就是我們褚家的小少爺,該有的體面還是不能少。」柳唯露提議道。

三人在這邊商議著,站在一旁的褚臨沉卻神色晦暗,耐人尋味。

宋瑾容朝他看了一眼,「阿沉,你覺得呢?」

褚臨沉微微回神,面色凝然地說道:「奶奶你說的沒錯,這孩子是一定要接回褚家的,至於其他的事,稍後再定也不遲。」

宋瑾容把他反應看在眼裡,眉頭微皺,不等她開口,褚臨沉先說道:「我去一趟秦舒那邊。」

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臨沉他這是……」褚序一臉狐疑地望著兒子離開的方向。

「秦舒該怎麼處置,的確是個問題。」柳唯露若有所思道。

「她都明目張胆威脅到咱們家頭上來了,不可能讓她跟孩子一起進褚家大門。再說,臨沉一直要娶的人是藝琳,這麼多年不能讓人家白等啊。他要是真做了這種辜負別人的事,就不配當我褚序的兒子。」

柳唯露看了他一眼,沒急著表態,而是朝老太太看去。

只見宋瑾容擰著眉頭,頗為感慨,「秦舒做出這種事,我是萬萬沒想到的。」

「媽,人總是會變的。」柳唯露順勢接了句話。

宋瑾容勉強地點了點頭,思索說道:「要麼,就給秦舒一些好處,讓她主動放棄這個孩子,她是個聰明識趣的人,應該清楚,如果執意鬧到最後,什麼也撈不到。」

「這也太便宜她了?這種人應該送到警局,或者直接處理掉,以絕後患。」褚序眼裡冷光一閃而過。

柳唯露捏了下他的手臂,遞過去一個眼色,不冷不淡地道:「按咱媽說的辦。」

宋瑾容不再多說什麼,回過頭專註地盯著曾孫。

柳唯露拉著褚序從病房裡出來,這才壓低嗓音,提醒他:「媽這個人心善,而且秦舒以前還救過她,她是念舊情的人,你跟她說那些,她能答應嘛?」

褚序一拍腦門兒,「啊呀,難怪我說完那些話,媽的臉色不太好看。還是露露你心細,考慮周全。」

柳唯露不以為然,把事情看得透徹,「不過這件事媽和我們說了都不算,還得看臨沉怎麼決定,我看他似乎……」

她說到一半,猶豫了下,把話打住。

沒有事實依據的猜想,還是不要隨便亂說為好,萬一成真就麻煩了。 顧南靈靈敏的接住抱枕,嘆氣,「顧老爺,火氣別這麼大,你小時候可捨不得打我!」

「你小時候也沒現在這麼皮!」顧平山據理力爭。

「我怎麼就皮了?」顧南靈反駁道:「你看看外面現在誰人不稱讚你有個好女兒?女兒事業有成,還找了個金龜婿,說出去多讓人羨慕啊!」

顧平山冷哼一聲,不欲多言。

「誒?怎麼還看不起我了?」顧南靈笑着繼續逗自己這個幽默的老爸。

顧平山瞥了她一眼,餘光掃見有人正從樓上下來,不由勾起嘴角,「南靈,你剛才說什麼,我怎麼沒明白呢?」

「顧老爺,這是年紀大了聽力都不好了?」顧南靈好笑的把手搭在顧平山的肩上,攬著自己的父親,「我說你的女兒,事業有成,還有個好男朋友,你應該感到驕傲才對!」

「嗯。」顧老爺一本正經的點頭,推開顧南靈的手,「說得很有道理,對吧?遠彥。」

遠彥?

顧南靈愣了下,猛地回頭,看見了那個站在她身後,笑得狡黠的江遠彥。

顧南靈收回視線,盯着顧平山,低聲道:「顧老爺,你就是這麼坑女兒的?」

顧老爺笑着拍了拍顧南靈的肩膀,站起來,「時候不早了,吃點東西去公司吧,哎呦!還有一堆事情等着我這個老人家去處理啊!」

顧老爺去了飯廳。

顧南靈瞧著江遠彥,江遠彥站在那裏,似笑非笑的盯着顧南靈。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