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南太久沒見他爹,想他爹留在家裏久些。可是他爹說生意忙,只能待五天,就得走了。」

「所以,小南才會這麼努力,多抓竹鼠,給他爹帶走。」

多孝順一個孩子!可惜,做父親的,終歸是愧對了這個家。

說真的,玉蓮是很佩服小南娘的。在丈夫不在的時候,一個人撐起一個家,真的是了不起。

而且,在得知丈夫做了上門女婿,拋妻棄子。居然沒有撕破臉皮,鬧起來,留給對方足夠的面子。

這樣的胸懷,玉蓮自認是做不到的。

要換她是小南娘,肯定會和人和離,而且還會要一筆不菲的錢財。更不會吞聲忍氣的,隱瞞一切。盡心儘力照顧兒女,侍奉公婆。

唉!這時代女人的胸懷,真的是太廣了!

一月份都要過去了,接下來,就得忙農活了。

今年家裏租了田地種水稻,得鋤地,就得用鋤頭。原本的鋤頭是村長送的,可已經磨損得很嚴重,都不到五厘米長。

這麼短的鋤頭,耕起地來,效率可是很低的。所以,想要效率高,就得賣一把新鋤頭才行。

玉蓮想要買一把新的鋤頭,可她不會挑,也不知道去哪裏買的好。

所以,玉蓮就想到二婆家,來了二婆家找人。

才進二婆家院子門口,玉蓮就被水生嬸招手叫過去,「玉蓮,過來。」

玉蓮走過去,在水生嬸拿出來的凳子上坐下,問,「水生嬸。」

水生嬸切著豬草問玉蓮,「你聽說瑩子的事沒有?這事,昨天在村裏,都傳開了。」

「我早上上山割豬草,聽到瑩子嬸子說這事,可是嚇了一大跳。還以為,這是人在瞎猜的。」

「回來的時候,我特意問了我娘。我娘說,是真的,和嬸子那會都在場,是她和我娘說的。」

這話說得,讓玉蓮緊張起來,似乎發生很不好的事了。

茶糜少女 可是這些日子,玉蓮都沒看到瑩子有離開過家門口。難不成,瑩子什麼時候在她沒看到的時候,跑了出去,做了什麼傻事。

玉蓮急問,「怎麼了?瑩子姐是出了什麼事嗎?」

水生嬸點頭,嘆氣,「唉!瑩子真可憐,先是被退婚,這會被她爹娘賣給一個老頭做妾,要生兒子。」

「賣了!」玉蓮先是驚訝,接着鬆了一口氣。

人沒尋短見,真的太好了!

有時候,玉蓮想不明白,你連死的勇氣都有了,也不怕死。怎的,就沒有勇氣活下去。

可就像有的人說的那樣,你不是當事人,你不知道他們的經歷了什麼,承受了什麼。

所以,你理解不了他們,所以你是體會他們多麼想解脫。

可就算是這樣,玉蓮還是覺得。活着最好。活着,才能說其他。要不,就真的是什麼也沒有了,也枉來這一世。

水生嬸憐惜道,「挺好一個姑娘的,人善良又勤奮,要是嫁給好的人家,往後的日子也是不錯的。」

「可惜,遇上這樣的爹娘,這樣的哥嫂,只能落到被賣的地步。」

大力揮下手裏的菜刀,水生嬸怒瞪衛嬸家,說,「要說,就她那個大嫂最惡毒。要不是她說動了衛嬸,那瑩子就不會被被賣給一個老頭做妾。」

「我聽人說,那人都六十歲了。瑩子才十五啊,這人都能當她祖父了。」

水生嬸手裏的刀,剁剁的響,惡狠的看向衛嬸家,咬牙道,「他們這麼做,也不怕遭報應啊!」

玉蓮沒想到,瑩子沒有尋短見,反而卻被賣掉,真是太讓人意外了。

她問,「非賣不可嗎?瑩子姐也答應了嗎?」

水生嬸搖頭嘆氣,「不答應不行啊!她娘都跪下來求她了,還說叫她報答這養育之恩。」

「那晚,我們都聽到瑩子凄慘的哭聲,真的是太慘了!」

玉蓮怒道,「要我說,不就沒有一隻手,那就砍一隻手得了。」

「反正他也是無所事事,不下地幹活,等著人伺候的。那這有手沒手,根本就沒差別。」

「而且,本來英子姐可以過得很幸福,為什麼要為了她哥而犧牲自己。她哥都那麼自私自利了!為什麼英子姐就不可以。」

「為什麼別人犯下的錯,卻要無辜的英子姐來承擔。一隻無用的手,可比不上瑩子姐一生的幸福。他們憑什麼要犧牲瑩子姐。」

玉蓮實在是太生氣,不自覺就把心裏話全都說了出來。

可這些話,對於水生嬸來說,實在是太嚇人了!她心道,果然是瘋過的人,說出來的話也是嚇人得很。

。 「敵軍弓箭太過厲害,撤!」

追擊姬誦的虎方將領見狀,心知自己已經無法再抓捕姬誦了,當即揮了揮手,示意自己這邊的戰士撤退,準備與圍攻沃操等人的自己人匯合,而後再做打算。

「呼~總算是安全了。」

另一邊,眼見虎方士兵撤退,姬誦先是鬆了一口氣,而後便整理了一下衣冠,準備接受援兵的拜見。

沒錯,接受援兵的拜見。在姬誦看來,對方既然願意救援自己,那就肯定是認識自己的。在這種情況下,對方肯定會過來拜見自己這個天子。天子威儀不可廢,哪怕自己此時已經累累如喪家之犬,但是基本的儀錶還是要講究一下的。

姬誦的想法很美好,然而現實卻很殘酷。在將虎方士兵擊退之後,那波斷髮的奇怪野人並沒有直接跑過來拜見他,而是跑到了虎方士兵的屍體旁,開始了摸屍。

這讓一旁的姬誦不由暗暗着急,自己這邊沃操他們還在戰鬥呢,你們不趕緊過來拜見自己而後去支援沃操,卻在那裏收繳虎國士兵的武器裝備,這算是怎麼一回事嗎?

姬誦也想拿捏自己的天子威儀,然而無奈情況已經不允許了。無奈之下,姬誦只能幹咳兩聲,對着正在摸屍的野人道:

「咳咳,爾等見到天子,還不速速過來參拜?」

姬誦這不說不要緊,一說,所有「野人」便都將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而後野人們紛紛停下了手頭摸屍的工作,緩緩地朝着姬誦走來,一邊走,有些人還一邊摩拳擦掌,似乎是準備好好地教訓一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你們,你們想要幹什麼!?」

姬誦見狀,連連後退道:

「你們不要過來啊!予一人警告你們,予一人乃是天子,冒犯予一人,那可是要夷族的!」

在姬誦看來,在聽到自己的威脅之後,野人們應當會變得剋制起來才是。然而令他沒想到的是,在聽到姬誦的話之後,野人們非但沒有停下自己的腳步,反而還越走越快,眼看就要衝到姬誦的面前,將姬誦給抓起來暴揍一頓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曼妙的身影卻突然擋在了姬誦的身前,擋住了「野人」們的去路。

「你們若是要殺,那就殺我好了!」

羋娃對着眼前的這些「野人」大聲喊道:

「天子乃是萬金之軀,又豈是你們這些人能夠冒犯的!?」

「愛妃……」

站在羋娃身後的姬誦見狀,不由流下了感動的眼淚。雖說這輩子他沒少被人保護過,但是像羋娃這樣,願意用生命來保護自己的女人,他還是第一次遇到,當即一臉感動地說道:

「今日咱們若是能夠逃脫升天,予一人保證,一定會讓你登臨后位,讓你得以母儀天下。不僅如此,予一人還要冊封你的孩子成為新的太子,讓他繼承予一人的王位!」

「大王何出此言!」

站在姬誦身前的羋娃聞言,頭也不回地說道:

清盏孤茶 「臣妾原本不過是桐柏山上一個山野村姑,是您,將臣妾從山野直接帶了出來,見識到了外面的廣闊天地。大王待臣妾有再造之恩,臣妾又何惜為了您一死呢!?」

「愛妃……」

姬誦聞言,原本感動的心變得愈發感動了。正想俊秀說些什麼,卻被一道咳嗽聲給打斷了。

「咳咳!」

只見那個「野人」的首領乾咳道:

「想不到這世間竟然真的有願意為了對方而犧牲自己生命的愛情,我今天也算是長見識了。罷了罷了,看在你們讓我長了見識的份上,我們今天就不殺這個男人,不擄掠這個女人了,你們還是趕緊滾吧!」

說完,他便揮了揮手,準備讓自己的「族人」繼續前去摸屍。

「多謝首領不殺之恩!」

羋娃聞言,搶在姬誦之前行禮道:

「只是那邊還有我們的親衛,正在和敵人戰鬥。小女子斗膽,想請首領能夠幫幫忙,幫我們的親衛擊退敵人。」

「讓我們的人為了你們的親衛而去冒生命危險?你想的倒是美!」

「野人」首領聞言,不由冷笑一聲道。

「不需要首領這邊的人冒生命危險,您只要讓您的族人朝那邊射箭,讓那虎國士兵知道您是我們這邊的人就行了。到了那個時候,想必那些虎國士兵是絕對會主動退卻,不敢再來找您戰鬥的。」

羋娃繼續款款而談道:

「只要您願意幫助我們,事後我們願意將所有的戰車皮甲都送給你們,以此作為請你們出兵的謝禮。」

「哼,我們部落生活在山上,你們的這些戰車對我們來說除了劈了當柴燒之外,沒有其他的作用!」

「野人」首領聞言,先是冷哼一聲,而後繼續說道:

「不過這些武器皮甲,我們部落還是要的。罷了,左右不過是射幾支箭罷了,兄弟們,張弓,搭箭!」

「喏!」

「野人」們聞言,紛紛將手中的弓箭拉滿月,而後朝着沃操所在的方向射去。

另一邊,虎國軍隊果然如同羋娃所言,在受到「野人」軍團的射擊之後,士氣大跌,而後都不需要將領招呼,自顧自地便開始了逃竄,準備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

這其實也很好理解,虎國軍隊雖然數量上佔據優勢,但是質量上卻不是姬周軍隊的對手。姬周這邊被殺的只剩下了一百來人,虎國那邊其實也沒好到哪裏去,兩千人的隊伍被殺的只剩下了五六百人。如果對手是被包圍了的沃操軍隊的話,這些虎國士兵或許還能仗着自己擁有人數優勢繼續發起進攻。可是現在姬周這邊突然多了300多生力軍,這虎國軍隊的士氣立馬就泄了大半,當場潰散也就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了。

「這是……得救了?」

原本以為自己必死的沃操在見到虎國軍隊退卻之後,不由一臉懵逼:

「是安陸方向的戰鬥結束了,還是曾國那邊得知消息派出了援軍?」

想到這裏,沃操本能地朝着南北方向張望,想要看到援軍的身影。

而後,他就被自己看到的景象驚呆了。

7017k 林奕喃喃地念叨著:「黑色的羽毛裝飾?倒是從未見過」,他轉頭又問一旁的玉露:「你可有見過?」

玉露連連搖頭:「沒見過。」

她之所以決定隱瞞,是因為這件事情太過複雜,牽扯的勢力過多,何況其中季家的季長風跟原主還有密切的關係。

所以在自己還沒有搞清楚這件事情之前,絕對不能瞎攙和進來,否則以自己現在的能力,若是引火燒身,到時候恐怕自身難保。

林奕皺了皺眉頭,但是只要有線索就有希望:「也許師父會知道,不如回去問問他老人家吧!」

林奕看林若笙垂頭喪氣的樣子,出言安慰道:「大哥,你放心,只要有跡可尋,就一定能找出殺害我們父母的兇手!」他說話的語氣中帶着勢不可擋的堅定。

林若笙點了點頭,是的,至少自己現在還活着,還有了一個弟弟,林家還有后,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他大病初醒,跟大家說話已經耗費了很多精神,此時他感覺身體非常疲倦,懨懨欲睡,而那在桶里放着的雙腿也分外沉重,他想讓林奕幫忙把自己扶起來,但是他竟然還不知道如何稱呼這個叫了自己大哥的人:「你……叫什麼名字?」

林奕答道:「我單名一個奕字。」

他滿意的點頭,奕,是個好名字,接着他一字一句異常緩慢地說:「好的,奕兒,我感覺在這水裏很不舒服,給我搭把手,我試試能不能起來。」

林奕用力去扶他大哥,也許是在葯里跑得太久了,加上幾年都沒有行動,他的雙腿根本使不上力氣,根本就起不來。

反覆試了幾次之後,林奕一把將林若笙抱起來,只見林若笙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單衣,身上的肌膚透過單衣隱隱若現,玉露和美景趕緊轉過頭去。

林奕則將他抱到了房間的榻上,拿過被子,將他蓋得嚴嚴實實的。

躺好之後,困意更加沉重地襲來,「奕兒,我太困了,明日再細細相談。」也許是體力不支,也許是昏迷的太久,身體更容易睏倦,他說完之後還沒等林奕回復,便沉沉睡去了。

玉露真是羨慕此人睡覺的速度,她可是已經好久好久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了,此時身體也感到疲勞。

安頓好林若笙之後,林奕將許三娘和二狗子關到了一旁的房子裏,又隨便找了團破布將二人的嘴堵得嚴嚴實實,二人也算是暫時被放過了,二人鬆了一口氣,也實在是困了,便互相靠着柴堆,眯上了眼睛。

美景此刻更是哈欠連連,畢竟時辰已經差不多三更天了,玉露也有了些困意,便向林奕說道:「我們倆有些困了,先回房睡覺,如果需要幫忙的話隨時來找我!」

林奕對此二人倒是感激,雖不知這兩人的來路,但是也沒有什麼壞心眼,他看了看熟睡得林若笙:「今日多虧了你,快去休息吧!」

清盏孤茶 玉露答應了一聲,便轉身出了房門,明天還是儘早離開這兒,回郢都吧!

她們二人上了樓,之前躲許三娘的那個房間是不能住人了,裏面說不定還會有大黑蟻,於是尋了一間較為寬敞方便的房間,也幸好這許三娘和二狗子勤快,客棧的房間都打掃的乾乾淨淨的,隨便一間也能住人。

二人躺下之後,美景還是有點不放心:「小姐,我去看看我們的馬。」

玉露才想起馬被放倒一事,不知道這兩匹馬要多久才能醒來,想到此她叮囑美景:「給馬兒打上一些潔凈的水,若是醒了,多喝些水,想必恢復得快。」

美景笑道:「好主意,我這就去辦。」

從窗戶的位置出去離馬廄會比較近,美景幾個縱身就從窗戶翻出去了,這丫頭,還真是多走一步路都不願意,玉露搖搖頭。

她雖有困意,但此刻卻也睡不着,一是今日發生的事情太多,她還沒有捋清楚,二是她對許三娘和二狗子所說的神秘人比較擔憂,若是那人回來,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在榻上翻來覆去了好一會兒,直到美景躡手躡腳地進來,她對兩匹馬的狀態也很關心:「馬兒怎麼樣?」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249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249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42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42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42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42
REVIEW OVERVIEW
顧玉豪搖頭,說,「他家沒什麼事,大家都很開心他爹回來。」
顧玉豪搖頭,說,「他家沒什麼事,大家都很開心他爹回來。」
顧玉豪搖頭,說,「他家沒什麼事,大家都很開心他爹回來。」
顧玉豪搖頭,說,「他家沒什麼事,大家都很開心他爹回來。」
VIA顧玉豪搖頭,說,「他家沒什麼事,大家都很開心他爹回來。」
SOURCE顧玉豪搖頭,說,「他家沒什麼事,大家都很開心他爹回來。」
SHARE
Previous articlePoll: How Much Do You Earn From Instagram Marketing?
Next articleTop 10 Funny Instagram Marketing Quotes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42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portaldefe.co/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Newspaper/includes/wp_booster/td_review.php on line 142